耽美集

第67章

九月轻歌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晚渔扬声唤凝烟,正色吩咐几句。

    凝烟愣住,呆头鹅似的看住她。

    “快去,我只需要半个月时间。”

    凝烟哦了一声,见晚渔神色郑重,这才强行收敛心绪,转身安排下去。

    万幸,郭嬷嬷如今已是郡主的心腹,虽然质疑,却还是答应照办;

    万幸,三夫人、三老爷一早就出门上香了;

    万幸,太医是相熟的,虽觉匪夷所思,却也没有掺和顾府家事的闲情。

    晚渔窝在床上,脑子一刻不停地转着。

    她得给六皇子物色德才兼备之人,日后取代她,悉心教导。这事情真不好办。

    但凡有父亲认可的人,也不会让她带着六皇子打好读书的根基。

    抛开此事,后宫还有二皇子、三皇子的生母贵妃、贤妃,也得做出缜密的防范。穆德妃在宫中人单势孤,万一那两人看出父亲有意立六皇子为储君,说不定就会联合起来,对母子二人下毒手。

    这些都需要时间。

    她太了解身边的亲人了,有喜的消息若是传出去,婆婆不会再让她出门,父亲也不会再让她做任何耗神劳力的事,所有人都会让她老老实实闷在房里安胎。

    她着手的事情忽然全部搁置,就会不可避免地出现破绽,成为别人的可乘之机,闹不好,便要前功尽弃。

    她的孩子,她当然能够保护,绝不会出任何意外,是以,便要委屈孩子陪着自己忙碌一阵。

    小憩一阵,她照常进宫,留下了秫香斋里一群神色拧巴的仆妇。到了宫里,被皇帝问起,轻描淡写地敷衍了过去。

    晚间,踏着月色,顾岩陌脸黑黑地回往秫香斋。

    从来没有哪一天如今日,心情三起三落。

    太医来顾府问诊,他第一时间就听说了,不免命人留意,后来得知那名太医是给晚渔诊脉,更是紧张,亲自去太医院询问。

    太医神色很奇怪,说没事没事,郡主只是略有不适,头晕了一阵。

    他也是傻,当时竟猜想晚渔可能是什么旧伤发作,或是患了什么重症,却勒令太医对他三缄其口。

    彻骨的凉意从脚底到了头顶,冷着脸盘问起来,从马鹏程哪里学到的讯问招数,还是很管用的。

    太医招架不住了,苦着脸说,你家郡主有喜了,但是她不让我声张,就是这么回事。您二位都是活阎王,我哪个都惹不起,您看着发落吧。

    他愣怔片刻,说原来就为这事儿啊,我还以为是郡主有什么不妥,没事就好。郡主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媳妇儿扯谎,他除了帮忙圆谎,又能怎样?

    太医有了更深的疑惑,说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们到底在唱哪出?

    他想了想,笑,说郡主手边有要事,要等处理完才能宣布喜讯,我也没法子,管不了。

    太医终于释然,笑着宽慰他,说郡主是习武之人,身体底子不是一般的好,倒也真不需要像寻常女子那般安胎,平日里谨慎些就好。

    他道谢,离开太医院。

    回到卫所,心情一时兴奋一时气愤。

    盼了很久的孩子,终于来了,那份狂喜,难以言喻。

    可她居然连他都不告诉,正常情形来讲,不是应该最先唤他回家,把好消息告诉他,再开诚布公地说出自己的考量么?可她呢,照常进宫,给六皇子讲课去了,压根儿没见他的意思。

    那兔崽子的脑筋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总与他不在一个调调上?

    一整日,心绪一刻不停地翻涌着,着实把他折磨得可以。

    走近秫香斋,他停下脚步,缓了一阵,再举步时,面色恢复如常。

    不论如何,他也不能在这时给她脸色,之后,等她良心发现吧。

    今日晚渔很早就歇下了,一觉醒来,想到有喜的事,终于没了初闻讯时的茫然、计较、抵触,只有喜悦、甜蜜,和数不尽的憧憬。

    黑暗中,她听到顾岩陌回来了,听到他去沐浴更衣,听到他回往寝室。

    他是孩子的父亲,可她还没告诉他。思及此,晚渔心生歉疚。

    顾岩陌在黑暗中歇下,平躺了片刻才侧转身,像以前一样,把她揽入怀里。

    他知道她醒着,但没说话。

    晚渔依偎在他怀里,心里千回百转。

    过了好一阵,她握住他的手,按在自己腹部。

    她受不了不告诉他的内疚,受不了不与他分享这最美最好的消息。

    顾岩陌的手轻柔落下,仍是沉默着。

    晚渔便猜出,他早已知晓,而且生气了。

    挺好的事情,让她的自作主张弄得乱七八糟。

    晚渔勾住他颈子,真诚地道:“我错了,你训我吧。”

    顾岩陌没搭理她。训她?他都不知道从哪儿说起。

    “你到底想怎么样?”晚渔说,“要不然这么着,白天的事情翻篇儿了,没发生。我们这就再请一次太医,让他给我诊脉,然后给爹娘报喜,让家里的人都知道喜讯。”

    顾岩陌气乐了,手拍在她脑门儿上,“没见过你这么混帐的小兔崽子。”

    晚渔见他肯说话了,心头一松,刚要继续认错,唇却被他捕获,再被咬住。

    力道有些重,她真有点儿疼,但足以忽略,只是笑。

    顾岩陌和她拉开距离,“不是不想告诉我么?”

    “心里高兴,不告诉你的话,我睡不着。”这样的事,只有和他分享,欢喜才会成倍叠加。

    “你啊……”顾岩陌无奈。

    “不告诉你,也不公平。”晚渔看着他亮晶晶的眸子,认真地道歉,“对不起。”

    到此刻,顾岩陌还能说什么?又怎么还会有火气?

    “下不为例。”晚渔又认真的保证。

    顾岩陌笑出来,“记住你说的话。”

    “嗯!”

    翌日进宫的路上,晚渔摸着无病的头,心生感慨:也只有顾岩陌这样的人,才能事无巨细容忍她,且予以理解。

    这样算起来,就要感谢三老爷了,岩陌可是三老爷一手教导成材的。

    思及此,她心头忽的一顿,随即双眼一亮。

    六皇子的师父,她找到了。

    无病见她高兴,也喜滋滋的。

    到了雨花阁,她吩咐宫人去传话:有事见皇帝。

    皇帝很快派冯季常给回话:巳时之后便得空了。

    晚渔放下心来,专心指点六皇子的功课。

    六皇子的字已经写得有模有样了,读书时也能举一反三,这一段因着和晚渔、无病见面时多,性子越来越活泼,已经在学骑马,且已拥有了一匹父亲赏的小白马。

    到了巳时,晚渔交代六皇子再温习一会儿功课就回德妃宫里,自己去了养心殿。

    皇帝一如以往,命人备了她喜欢的茶点,点心她照单全收,只将茶水换成了白水,称这一阵喝茶太多,喝什么都一个味道,要缓一阵。

    皇帝见她开开心心地吃着点心,也就随她去。

    晚渔边吃边说起正事:“您觉着我公公怎样?”

    “你指什么?”皇帝说着,已记起三老爷的履历,“两榜进士,论才情,是他那一辈的翘楚,可惜,被顾家二房耽搁了。”

    父女两个总在一起扯闲篇儿,少不得说起顾家一些事。

    “是呢。”晚渔道,“但到了如今,他也没有入仕的打算,是真正淡泊通透的人。在有些人看,或许他理当如此,但轮到自己,恐怕就是难上加难。”

    皇帝看着她,“你是想显摆你有个好公公,还是要跟我说什么事?”

    晚渔笑道:“我是想说,岩陌是我公公一手教导出来的。”

    皇帝若有所思,片刻后,笑了,“以前怎么没想到呢?过两日,让他试试,这种事不好说,小六要是只认你这种不着调的师父,以后可就真有的头疼了。”

    晚渔笑出声来。下午回府之前,去见了顾岩陌,说了这件事。

    顾岩陌一愣,思忖片刻,唇角上扬成愉悦的弧度,“你别管了,我跟父亲说。”

    晚渔心里踏实下来。

    顾岩陌刮了刮她鼻尖,又看一眼乖乖地站在她身侧的无病,看出些不同,“不会动不动就把你摁倒了?”

    “不会了。我告诉它不要跟我闹,它记得住。”晚渔眼含宠溺地看着无病,“聪明着呢。”

    “这倒是。”顾岩陌揉了揉无病的大头。

    “我们回家了。”晚渔笑盈盈转身,无病欢实地甩一甩大尾巴,颠儿颠儿地跟上去。

    夫妻两个周旋、铺垫之下,两日后,三老爷毫无负担地进宫。六皇子那边,也生出几分好奇与憧憬——他平素唤晚渔姐姐,唤岩陌姐夫,对于教出姐夫那般人物的人,他很乐意受教。毕竟,姐姐早就说了,他能随时见到她和无病,却不可能长期跟着她做学问。

    五日后,六皇子拜三老爷为师,文武功课都由三老爷教导。

    私下里,皇帝和女儿说体己话:“你给小六找了个好师父。我看了这两日,不服气不行。”

    晚渔好一阵嘻嘻哈哈。

    了结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晚渔和岩陌都松了一口气。之后,她开始斟酌贵妃、贤妃的事。

    其实后宫一切,只要皇帝想,便能知晓任何一个人任何一天的举动。

    晚渔结合了君若宅斗一些路数,有了主意。但并没着急,而是先在家中又晕了一下,看起来顺理成章地又请了一次太医。

    来的还是之前那位。

    他拿不准小郡主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却已认定夫妻两个有难处才不宣扬喜讯,断不会为难他。因此,乐呵呵地来了。

    这次三夫人在家,早已等在厅堂。

    晚渔告诉太医,只管实话实说。

    太医松了一口气,笑着去给三夫人道喜。

    三夫人喜出望外,当即送了太医两个大大的封红,又转去寝室,拉着晚渔问长问短。

    晚渔被婆婆的情绪感染,由衷地笑着,有问必答。

    没多久,皇帝那边得到了喜讯,依着太医的建议,命冯季常送去好些补品。

    冯季常走后,皇帝搓着手,在御书房里来来回回地踱步。

    要做外祖父了,小九一定会生个与她一般性子的女孩儿。过几年他也就清闲了吧,能将外孙女时时带在身边。

    这样想着,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皇长子与董昕得到消息,忙不迭地选礼物。是没必要,但他们与晚渔,与别人又不同,闲时不便走动,只能用赠送礼物的方式聊表心意。

    选礼物的时候,两个人又起了分歧。

    皇长子要送补品,董昕说,皇上不是已经赏了很多?

    皇长子说,那就送些晚渔戴着有益的佩饰。董昕睇着他,郡主何时是喜欢佩戴首饰的做派?她闲时不过一根簪子一身道袍深衣什么的,不习惯戴那些。

    皇长子气馁,瞪了她一眼,问那到底该送什么。

    董昕想了想,说宫里赏的料子不错,将质地柔软的选出来,全送过去,这个时候,郡主衣食住行最要紧是舒坦。

    皇长子笑了,命人将衣料摆到花厅偌大的长案上,和她一起挑选。虽然不时被她噎一两句,还是挺高兴的。

    这种别扭的日子,习惯下来了,他好些时候倒也觉得挺有趣的。

    李氏与傅仲霖也得到了消息,前者当日便赶到顾府看晚渔,后者则坐在书房里,噙着笑出了好一会儿神。

    这日,晚渔坐在大炕上,给无病顺毛。

    无病现在不能跟她恣意地闹腾了,却没有不习惯,相反,它享受得不得了。

    以前固然是能偶尔把她扑倒,可总挨训啊,她那脾气,没人打岔就一半天地跟它招呼。现在多好,她温温柔柔的,它当然就乖乖的,简直不要太和睦太融洽。

    晚渔则在犯愁,要怎么和婆婆提出来,去宫里一趟。

    实在不行,先斩后奏,溜出去?

    不行。婆婆会伤心的。

    要不然,就把要说的事情写封信,让岩陌转交给父亲。

    正想着,外院有管事来禀,说是有贵客,要她去外书房见一见。

    她一看管事的神色,便知道来人是谁了,会心一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父女连心。

    她踩着轻快的步子,带着无病去了外书房。

    皇帝一见到女儿,便先留意到无病,指了指小家伙,“没事?”

    “没事的。”晚渔笑着摸了摸无病的头,“我们无病比谁都聪明,不跟我闹腾。不挨训的日子,乐在其中呢。”

    皇帝哈哈一乐,“你心里有数就行。这小子也的确有灵性。”顿了顿,又目光关切地看住女儿,“都好?”

    “好着呢。”晚渔说。

    皇帝细细打量她,继而逸出舒心的笑。

    他过来,并没什么事,只是因着欢喜,因着对女儿的牵挂。

    晚渔又怎么会不知道,因此,眼睛有点儿发酸。缓了缓,她对父亲道:“您初次来顾家,我带您随意转转。也是巧了,刚才想去后花园散步来着。”

    皇帝知道,这是女儿有话跟自己说,便颔首一笑,举步出门。

    一如在宫里,宫人远远跟随。顾家的下人自然是随着宫人行事。

    晚渔说了对贵妃、贤妃的打算,“您这就安排下去,她们要是出什么幺蛾子,照我说的章程整治便是。分寸全由您掌握。”

    皇帝想一想,便颔首笑道:“这招用得好。先记下,以后赏我外孙女。”

    晚渔笑着说好。

    晚渔在家安胎期间,陆续得到一些消息:

    贵妃、贤妃相继触怒病重的皇后,也相继在被杖责之余,降到了才人的位分。

    有些官员觉得皇后是刻意针对二皇子、三皇子,加之皇后本就品行不端,哪里来的底气发落别人?因此,反复上奏弹劾。

    皇帝委婉地吩咐了内阁,内阁几人便开始和稀泥。

    越是这样,弹劾的官员越生气,甚而本想看热闹的都看出了火气,以一己之力加一把柴。

    如此,事态渐渐演变到了众多官员请皇帝废后的地步,且愈演愈烈。

    皇帝搁置了一阵子,见他们是真心实意在闹,且没有收手的意思,便顺势而下,降旨废后。

    皇后迁出中宫。

    而这道旨意引发的,是先前不曾被动过的皇后党羽对二皇子、三皇子相继发起的激烈的弹劾,甚至曾有三次,殿堂之上,官员摆出了死谏的架势。

    这般激烈地闹了一阵,皇帝迫于情势,不得不发落两个儿子:命二皇子去护国寺带发修行,直到心性淡泊以善为本为止;命三皇子闭门思过,直到德才兼备,才能脱离锦衣卫的日夜监视。

    这样的发落,看起来是给了随时脱离困境的余地,而相反一面,恰恰也可以是终其一生不能达到的。

    而皇帝在这段时间,心情一直很不错,按着女儿借刀杀人、借力打力的招数,算是很顺遂地平息了皇室争斗,为六皇子铺好了路。

    六皇子随着顾三老爷学习文武功课,情形与晚渔带着他的时候一样,总有明显的进益,在他面前,守礼之余,渐渐现出活泼的一面,父子两个亲近了不少。

    至此,皇帝是真服气了,全然认了晚渔总指责自己教导方式不对的说法。另外,挺高兴的,明摆着,六皇子资质不错——他以前沮丧过一阵,怀疑自己膝下的儿子没有天资聪颖的。

    除去这些,他平时添了一个习惯:得空就到顾家串门,逗逗无病,和岩陌、晚渔说说话便回宫。

    顾府二房的人看着,发现皇帝对小夫妻两个,是真当成了亲闺女亲女婿。

    只是,这种过于高攀的话,没人敢说出口,平时凡事都以岩陌、晚渔利益为先,站在他们的立场处事——夫妻两个那样硬的后台,谁敢惹?

    沈君若常到顾家看晚渔,总会带一些样式奇巧的玩具、摆件儿。是给孩子的,无病却总是喜滋滋地盯着看,她索性专门给无病搜罗了一些不倒翁、鞠、布偶之类的玩具。

    无病的日子过得愈发滋润,每日早间、午间吃饱喝足后,就和晚渔去小花园散步,回来之后,她看书、做针线,它就在她不远处玩儿玩具。

    有些时候,两个一起在院中晒太阳,晚渔窝在美人榻上,它毫无形象地往地上一躺,打几个滚儿,眯一眯眼,就开始打瞌睡。

    它在晚渔跟前乖得不得了,对顾岩陌却是动辄淘气耍赖。

    顾岩陌也是自找的:看它太乖,存着奖励弥补兼有的心思,每一两日就抽出一半个时辰陪它到园子里玩儿,不乏被它瞅空子掀翻在地的情形。

    夏日里,只要他带着,它就往水里扎,不扑腾尽兴了不上岸。有时弄得灰头土脸的,打死也不肯回秫香斋,怕被晚渔看到。

    赖起来是真赖,怂起来也是真怂。

    顾岩陌没辙,只好在园子里给它洗的干干净净。

    晚渔每每听说,都是笑得不轻,握握无病的大爪子,多奖励它几块小肉干。

    傅仲霖每逢休沐便来顾家,和晚渔下下棋、说说话。

    他宠妹妹的方式,很有意思:差遣一名管事长期寻找连宫里都没有的瓜果点心,找到了,只要对有喜的人无害,就送到晚渔面前;晚渔怀胎起初没事,到三四个月却害起口来,他就撬了两个酒楼里的两个大厨送到顾府,让他们每日服侍晚渔的膳食——认准了顾家的饭菜不合妹妹的意。

    不要说顾家上下,就连皇帝听说了,也是哈哈大笑,私心里觉得那小子更加亲切,也不掩饰,明面上,君臣两个愈发亲近。

    顾岩陌与傅仲霖这对郎舅,随着你来我往的大事小情,从偶尔相对头疼到惺惺相惜,再到成了知己,但凡坐在一起,便能促膝长谈很久。

    闲来,傅仲霖又与沈君若见过几次,有两次是商量田庄的事情,余下的都是不期而遇。

    傅仲霖知道这是为什么:一个人在心里留下了痕迹,走到何处,便会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存在;相反,对一个人毫不在意的话,就算每日遇见一次,他也不会意识到。

    秋季,得知晚渔喜欢吃葡萄,傅仲霖想起租给沈君若的一个庄子上有葡萄园,今年收成很好,这天衙门里没事,午后便去了庄子上。是租出去了,但他选些葡萄也不算什么。

    庄子上的人见到他,俱是毕恭毕敬。

    傅仲霖径自去了葡萄园,远远望见的一幕,让他停下了脚步。

    秋日和煦的阳光下,少女置身园中,亲自采摘葡萄,额头上有晶莹的汗珠,眼角眉梢都挂着璀璨的笑。

    穿的是一身布衣,头上只一根银簪,但此刻那份美,落在他眼中,却是无双的。

    心海泛着涟漪,傅仲霖走过去。

    沈君若看到他,愣了愣,“侯爷怎么会来这里?”

    “你又怎么会来这里?”傅仲霖和声反问。

    沈君若道:“郡主不是喜欢吃葡萄么,我想着,庄子上的最是鲜甜,就过来给她和顾府旁的人摘一些。”说完有些尴尬:她左手拿着剪刀,右手拎着沉甸甸的竹篮,不要说给他见礼,想擦擦汗都不行。

    傅仲霖莞尔,“一样。”看了看她摘下的那些葡萄,“还不错。”

    还不错,也就是说,还不够好。沈君若早就听说了他那个没谱的脾性,笑,“那这些就送给别人,给郡主的,侯爷亲自选吧。”

    傅仲霖嗯了一声,自然而然地拿过她手里的竹篮,举步向前。

    沈君若张了张嘴,愣了一下,赶紧追上去。接下来,她见证了傅仲霖其人的挑剔到了什么地步:

    在园子里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只摘了四串葡萄。

    当然,沈君若得承认,他选的都是最好的,完全可以做贡品了。但是……挑剔到这份儿上的人,她还真没见过几个。

    葡萄就要吃最新鲜的,多摘也没用。傅仲霖往回走。

    沈君若随着他往外走,偶尔,会大大方方地侧头打量他,唇角始终噙着笑。

    “觉着我太挑剔?”傅仲霖笑问。

    “嗯。”沈君若承认,“有些瞧着不是特别大特别好看的葡萄,其实也很甜。”这种事,她是很有发言权的,因为常到庄子上来,很多事亲力亲为。

    “我就是要最好看又最好吃的。”他说。

    沈君若服气了,仍是笑。

    沉了片刻,傅仲霖忽然道:“我年纪不小了,该成家了。你要是不反对的话,过两日,我请家母托人到府上提亲。”

    “……”沈君若懵了会儿才消化掉他的话。她又用了些时间斟酌此事,之后,默许。

    他这样的男子,对女子有着近乎致命的吸引力。一两次偶然相见,她告诉自己只要记住,不要生妄念,可随着不期而遇的次数越来越多,直到今日,还怎么能按捺下那份没有道理却很深很浓的喜欢?

    傅仲霖唇角上扬成愉悦的弧度,“多谢。有没有想问我的?”

    “只一点。”

    “你说。”

    “若是今日我故作矜持,你会怎样?”会不会当即放弃,另寻良人?

    傅仲霖轻轻地笑,“我会等。一直等。”

    “嗯?”沈君若没让心头的喜出望外显露到脸上。

    傅仲霖看着她,“你也知道,我很挑剔,认准的,便不会放弃。”

    沈君若动容,有着心里丝丝缕缕的甜蜜笑意,延逸到眼角眉梢。

    晚渔临盆前一个月,傅仲霖与沈君若定亲。

    时年冬日,晚渔诞下了一名男婴,母子平安。

    宫里的皇帝听闻喜讯,第一反应是皱着眉嘀咕:“怎么是外孙?我的外孙女呢?”

    冯季常有一刻的愕然,随后,憋笑憋得肚子都要抽筋儿了。

    皇帝走向书案,“外孙也好,这样,长宁在顾家就真站稳脚跟了。”

    冯季常腹诽:她什么时候地位不稳固了?不要说人家本就伉俪情深、一家和睦,单说有您这么个活祖宗,谁敢惹她不痛快?

    皇帝铺开宣纸,写下偌大一字:麒。

    这是他给外孙取的名字,小九再生孩子,就叫麟,不论男女。

    孩子满月酒当晚,皇帝去了顾家,抽空与晚渔说体己话的时候,说了取名字这事儿的打算。

    晚渔皱眉,“什么叫‘就叫麟,不论男女’?您取名字总是随意的很。”

    皇帝瞪着她,“这是什么话?我给你取的名字难听么?长长久久的寓意,有什么不好?”说完扬了扬眉。

    晚渔才不给小老爷子嘚瑟的机会,刻意找茬:“是啊,在帝王家,叫慕容久很好很好了,这要是换在寻常人家,只听字音,保不齐就有人疑心我兄弟姐妹是用琴棋书画诗酒茶取名的。”

    “那又怎么了?不也挺好的?”皇帝困惑地看着她。

    晚渔睁大眼睛,随后笑得东倒西歪。

    皇帝见她这么开心,也随着笑了,“小兔崽了,甭老想挑我的刺儿,你挑不挑的,我都这样儿了。”

    “这样很好。”晚渔对父亲眨了眨大眼睛,“我自私,反正对我来说,您是最好最好的爹爹。”

    皇帝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这些年了,这小崽子是头一回说他好。他笑着,“再好生将养三两个月,过了麒儿的百日酒,你再带着他进宫。”

    “嗯!”

    岁月翩跹,转眼两年过去。

    这两年间,大事上,兴民事进展顺利,不少地方给了朝廷意料之外的惊喜,国库自持平到了略有结余的好情形;

    小事上,傅仲霖与沈君若成亲,二人举案齐眉,傅仲霖宠妹妹的同时,开始毫不掩饰地宠着小妻子。

    晚渔和岩陌这里,处在做父母最幸福的时候:麒儿一岁左右说话走路,眼下两岁,正是最可爱的时候。

    小人儿长得像足了顾岩陌,自一出生,便成了祖父祖母外祖母和皇外祖父的掌中宝。

    要说麒儿最喜欢的,不是哪位长辈,是无病。

    他几个月大的时候,无病就会乖乖地长时间地坐在他摇篮近前,目光温柔。

    他会走会跑之后,最高兴的事,便是和无病一起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一起玩儿不倒翁、小老虎布偶之类的玩具。

    他最见不得的,便是偶尔脾气差的母亲训无病,小小的一个人儿,挡在无病前面,也不管它到底怎么淘气了,只一概揽在自己身上,因着能说的话有限,便只是奶声奶气又认认真真地道:“娘亲,不是无病,是我。”

    晚渔绝倒,他是能替无病打碎花瓶,还是能替无病去莲藕深处瞎折腾?

    笑过之后,就卖情面给儿子,不再计较无病淘气的行径。

    儿子与无病这样投缘,她高兴还来不及。

    大大小小的喜悦、甜蜜的烦恼之中,又两年过去。

    这一年,皇帝册立穆德妃为皇后,册封六皇子为太子,任三老爷为太傅、顾岩陌为太子少傅、傅仲霖为太子少师。

    晚渔再次怀胎,生下一女,也就是顾麟。

    顾岩陌和皇帝高兴得什么似的,翁婿两个一样,每日只要得空,便会见一见,抱着不撒手。

    时间久了,顾麒和无病见了两人,就爱答不理的了。也不吃醋,也照样喜欢顾麟,他们自有晚渔、傅仲霖为首的好些人宠着,才犯不着跟顾麟争宠。单纯看不过他们那个德行罢了。

    晚渔亲身看着、经历着这些,心头只有欢喜。

    一场本没做任何好的指望的重生,在岩陌、父亲甚至无病的牵引、影响之下,她才全情投入,活得比前一世更为丰富完满。

    与她相互在意的亲朋,会携手向前,步入盛世安稳、岁月静好。

    作者有话要说: 结局章写的开开心心的,头一次^_^

    这文就不写番外了,留白的地方存于想象,会比我写出来的更好~
 

热门推荐:

  • 每天都在拯救虐文受+番外

    最新章节:第179节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种文,主角每天都在被各种身心虐或者在被各种身心虐的路上,神奇的是,这文的结局居然能he!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种生物,自己喜欢的人再怎么渣,他依旧选择毫无自尊的爱着对方,这种生物有个亲切的别称:贱受。贺归唯一的任务就是,让贱受远离渣攻,并且他还要宠着贱受,把渣贱剧情扭转为甜宠剧情。穿到手下作者虐文里的贺归深吸一口烟,表示:这也太特么艹蛋了!

    殿上不殿下12-27 完结

  • 快穿之大肚人生+番外

    最新章节:第218节
    一觉醒来,腹痛无比,顾子昂抚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差点崩溃!更令他崩溃的是,他竟然被绑定了一个诡异系统——要在每一个世界为绑定爱人孕育后代,否则将陷入初始世界车祸的痛苦循环,永远无法解脱!是痛一次还是无线循环痛,当然是选择痛一次,哪怕一个世界痛一次也认了!幸而每一个世界的绑定爱人都有着一张跟他死去的暗恋对象一模一样的脸!除了性格千差万别,需要他攻略之外,那张脸,够他支撑一个又一个世界了!然而,顾子昂承受一切痛苦后却发现,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

    神殿祭司12-30 完结

  • 他们的故事

    最新章节:第56节
    我在里面白走了一圈。双重生虐渣文,渣攻变贱攻,慎入,受永远不可能再爱上攻。前温柔男神渣攻,后舔狗上赶子贱攻V前温润百依百顺人妻受,后没有感情属性不明受。

    一根黄瓜丝儿12-28 完结

  • 穿成炮灰总裁的男妻+番外

    最新章节:第1节
    影帝莫如期不过在酒吧喝了杯酒,却被偏执粉下药,劫持到酒店。水深火热之时,一睁眼,却和一个陌生男性睡在床上。莫如期又惊又怒,张嘴要骂,吐出的声音却甜糯软绵,倒像在讨饶撒娇。拎了拳头要打,却全身无力,气喘吁吁。事后,莫如期知道自己穿成了狗血耽美文《替嫁豪门》里,身娇体弱的男主。小说中,男主被强行代替同父异母的弟弟进行商业联姻,嫁给了名声不怎么好的总裁苏留白。新婚之夜,男主与苏留白签下了一纸协议。睡一晚500元。攒够生活费,就离婚。放过彼此。

    诗小刀12-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