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20节

孤舟闲行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上衣服都是湿的,负重登高,看样子这运动量比下斗还大,吴邪气急:“张起灵你他娘的天天半夜就在干这事?你是不是傻的,力气多到用不完吗……”

    张起灵稳了稳呼吸:“哭起来会吵到你。”

    “……”

    吴邪愣住了,他沉默一会儿才能出声:“你这样一晚上跑几趟?”

    张起灵低头看了看,怀里小家伙似乎安分了些,眼看快要睡过去,他压低了声回答:“跑到他睡着。”

    吴邪久久地看着张起灵,眼底都泛起酸涩来,他哽咽着问:“有意义吗?”

    时隔多年,再次问起张起灵关于意义,当年他心如止水,反问吴邪意义这个词有意义吗?那份超然物外的淡漠还在眼前,而现在,就在这亮着暖黄灯光的楼道里,张起灵手里抱着个孩子,他说:“什么是意义?吴邪,孩子的事,有很多我并不熟悉,但我想做得更多一些……跑楼梯能让他少哭一次,这就是有意义的。”

    为吴邪多睡一个安稳觉跑几百趟楼梯又如何,徒劳吗?无意义吗?哪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只是张起灵愿意做,就这样做了。这几个月来,吴邪一直很自豪,恨不得逢人就炫耀自家孩子半夜从来不哭,那是他不知道这一个个安稳觉背后,张起灵默默替他解决了多少麻烦事。

    他们都初为人父,难免手忙脚乱,难免磕磕碰碰,但那又怎样呢?他们都在一点点努力去学,孩子学着长大学着说话走路,他们在学着做更好更称职的父亲,吴邪知道张起灵心甘情愿,因为他自己也是一样,学做父亲,这感觉几乎让人上瘾。

    既然彼此都明白这些,再劝也就显得多余。良久,吴邪才闷闷地问:“睡着了?”

    “嗯。”

    他们一起低头去看,额头几乎碰到一起,怀里小家伙一手还抓着张起灵 X_io_ng 口一点点衣物。

    “回去吧。”

    “嗯。”

    但谁都没有动作,吴邪抬起头,隔着熟睡的孩子接受了张起灵一个耐心而绵长的亲吻。

    多少个晚上张起灵进屋的时候,总能看到吴邪斜躺在大床上,侧着身子,目不转睛地怔怔望着熟睡的孩子,有时他睡着了,脸仍然朝着小床的敞口处,保持望着孩子的方向。

    张起灵每每轻手轻脚地上床,从背后把吴邪圈进怀里,出于本能,他的拥抱会让吴邪陷入更安稳的睡眠。

    以前张起灵绝对想不到,这两个人,竟会让他爱得不知如何是好,他生 Xi_ng 淡漠,不善表达,甚至从未对吴邪说过类似爱或者喜欢的字眼,但他清楚地知道,只要一见到或是一想到他们,爱就能扑面而来。

    他是张起灵,这个名字孤独了上百年,外人见到时想到的只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力量和戾气,而当他站在这间屋子里时,忽然就沾满了人间的烟火味,他不再是什么张起灵,他只是一个平庸的父亲。

    夜很深,万家灯火都灭了,屋子里很静,这种安宁的静谧能让人清晰地感觉到世界变得有多小。

    这天夜里,张起灵望着熟睡中一大一小两个人,默默看了很久很久。
 

热门推荐:

  • [雷安ABO]天生一对

    最新章节:第80节
    深夜终于散去,一切困扰都渐行渐远。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目前的状况——事态失控,计划脱轨,所有事情都和预想中的背道而驰。可在这一刻,却只觉得长夜将明,万物蓬勃。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他义无反顾地闯进你的生命里,将你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最后还要告诉你:我披荆斩棘就是为了终有一天,能站在这里,亲吻你,告诉你,我所有的愿意、愿意、愿意。

    没有名字12-03 完结

  • [瓶邪ABO]戒断反应+番外

    最新章节:第20节
    他正与吴邪搂抱在一起,以一种紧密无间的,交媾的姿势。彼此下身的反应都已经非常明显,而他右手有三根手指刚刚埋入吴邪体内。甬道干涩而紧致,他试图曲直**了几次,换来吴邪卡在嗓子里的一些破碎呻吟。张起灵低头去看吴邪的脸,只见他的眼睛用黑色的布条绑着,眼角润出颜色稍深的水渍。此外,自己的左手手腕被简单固定着,稍一动作就有非常强烈的刺痛感。吴邪难捱地扭着腰,试图给自己争取一些渴望已久的摩擦,他凌乱地顶撞在张起灵腹部,顶端已微微渗出液体。

    孤舟闲行12-12 完结

  • 将军的新娘

    最新章节:第48节
    南殷国与西林国合亲的新娘,竟是青楼之中任人狎玩的男脔!?匆匆代嫁的他甚至连性别都没有被弄清楚,就让人绑架至花轿上。他是个娼妓、他是个男人。这些理所当然的理由都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要让他发现,也不能让他起疑心,千万记住啊!事关重大,到时候你一人丧命事小,可关系著整个儿南殷国的存亡啊!

    橘子05-30 完结

  • [双聂]刀山火海也愿+番外

    最新章节:第60节
    聂怀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金光瑶死后,他自请主持封棺大典,竟办得面面俱到,井然有序,可叫世人大吃一惊。此后数年,兰陵金氏势力渐微,他带领的清河聂氏却慢慢崭露头角,群揽贤士,广邀门生,渐渐向聂明玦在任时期的盛况靠拢,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任聂怀桑如何心思机敏、七窍玲珑,他仍有一处无法改变的硬伤,便是自身修为薄弱。他从少年时期便疏于修炼,聂明玦在世时为了这事没少喝骂他,却也没有什么成效,只因他想着家主之位有自家大哥担着,他便可以一辈子做一个闲散公子。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12-06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