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19节

孤舟闲行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灵沉默不语,他知道吴邪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坚强,他只是所求不多罢了。他分明看见,吴邪出来的一路,视线都在寻找自己,而张起灵就在那儿,递给他一双手,他就能在吞下所有苦难后仍对着他微笑起来。十年前也好,如今也好,吴邪一直都是这样的——他的吴邪。

    张起灵一步步紧跟着那床,直到转进病房。这一路,他的手始终被吴邪轻握着,分不清谁在给谁 We_i 藉,但他们都意识到,这一夜的冷晦窒息终于过去,像漂泊流亡的孤舟,穿越汪洋,终现陆地。

    他们转进宽敞明亮的病房,护工要掀开被子移动吴邪。张起灵上前一步将人挡开,他看见那被褥下几近赤 L_uo 的躯体,带伤凝血的——他的吴邪。

    有那么些话,张起灵也许此生不会有机会告诉他,但他确实爱他。他爱的不仅是吴邪美好的样子,也爱他破碎的样子,爱他千疮百孔的样子,爱他的坚韧他的狂热他的悲怆,爱他过去的天真也爱他如今的沧桑。即使他老去后,满头白发满脸皱纹,他也将永远深爱他。

    张起灵将吴邪抱起来,从医院推车的床,抱到另一张干净的床单上。他看到吴邪身下那幅以血与爱绘成的图,比他所见过任何的红色更加触目,生与死都在上面。

    百年过去,直到今晨,张起灵才明白什么是人,才了解什么是生存,才彻悟什么是命理。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一次,左眼眼角凝了一道泪,在他低头的时候,唰地滑过面颊,恰好砸落在吴邪唇上。

    第十四章

    番外三

    再也没有比自家孩子更乖的宝宝了,吴邪一直都这样认为。至少近几个月来,晚上因为孩子哭闹而睡不安稳的事情已经很少发生了。不用大半夜起来哄小孩,这对很多父母来说可以算是奢求。

    不过,吴邪偶尔半夜醒来发现,孩子倒是睡得挺安稳,张起灵却不在身边。他有心留意了一下,发现自己每每都是被浴室的水声吵醒的,凌晨三四点钟,他实在想不出张起灵干嘛这时候跑去洗澡。

    一次也就算了,吴邪这个礼拜第三次发现张起灵半夜在冲澡,终于强撑着睡意等人回来,手脚并用抱上去:“小哥,你是不是想要?我又不是不同意……你直说就好,不用半夜物理降火……”

    张起灵躺下来吻他额头:“没事,你继续睡。”

    在自己Alpha身边非常有安全感,既然张起灵看起来并没有那方面想法,吴邪很快也就沉沉睡过去。

    这情况陆陆续续又发生了几次,吴邪才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倒没有怀疑张起灵对他失去了兴趣,宁可半夜冲凉也不碰他。说的话能骗人,眼神动作是骗不了人的。吴邪不止一次看见张起灵坐在婴儿床边,以前他望天花板,现在他看孩子,这是一种全神贯注的,近乎出神的凝视。何况这孩子几乎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闷油瓶小号,他已经长出一头浓而密的黑发,睁开眼睛的时候,能看到和他闷爸爸一样黑到纯粹的瞳孔,这种婴儿独有的纯澈干净简直让人惊叹。

    等到小家伙悠悠转醒,张起灵会露出无措的样子转头寻找吴邪,因为摇篮里下一秒就要爆发出哭声。吴邪被这样的闷油瓶莫名戳中萌点,故意不伸援手,反而说:“你哄哄。”张起灵于是笨拙地去抱那个哭个不停的小怪物,吴邪稍稍纠正一下他抱孩子的姿势,他能全身僵硬地就这么维持一两个小时,等孩子停止哭泣又睡着了还舍不得放下去。

    张起灵看他的眼神也是,某种无法形容的暖意几乎要溢出来,再说了,吴邪自认为这段时间和张起灵那方面的生活也还算和谐……他回过神,又看见张起灵一大清早的居然坐在那儿打盹,眼睛下面带着青色。虽然知道张家人习惯于碎片化的睡眠,但很明显,近段时间张起灵的睡眠质量并不好,既然不是因为 Y_u 火焚身无处发 Xi-e ,那现在这十一月中旬的
时节,天气已经转凉,总不至于是天天热得要半夜起来冲凉吧?

    直接问这闷油瓶子死活就是不开口,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吴邪觉得,最关键的还是要弄清楚张起灵每天半夜去洗澡前都在干什么。

    这事要认真探究起来吧还真不容易,张起灵动作那是要多轻有多轻,绝对不会吵醒他,要不是没法控制洗澡水落地的声音,吴邪可能到现在都不会有任何察觉,又不能光明正大地开半夜两点的闹钟,怎么才能自然醒呢?最后吴邪还是想出了个办法,他睡前特地喝了两大杯水,睡到半夜尿急,这下总算是醒过来了。

    张起灵果然不在身边。

    吴邪下意识去看另一边,婴儿床是可折叠拆卸的,张起灵拆了其中一边的护栏,和他们的大床并在一起,只要侧过身就能从小床的敞口处看见孩子。

    但现在,小床上空空如也。

    “张起灵?……张起灵!”吴邪喊了两声没有人应,一下子就慌了,他稍稍感觉了一下张起灵的信息素,味道很淡,明显已经离开几个小时了。

    可现在是凌晨四点!

    吴邪翻身下床,鞋都没来得及穿,客厅,阳台到处找了一圈并不见人,他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突然就生出一种无端的恐惧,张起灵消失了?或者说,所有的一切,和张起灵在一起,被标记,孩子……都是他一个人的幻觉?

    该死!你他娘的冷静点!孩子和张起灵一起,绝对不会有事。吴邪用心理暗示默默想了两遍,打开家门正要下楼,见楼道里灯亮着。他很快听到张起灵的脚步声,非常轻盈,但速度很快,张起灵一手抱着孩子,转过楼梯拐角,爬到一半,脚下停住抬头看他。

    吴邪算是松了口气:“你他娘的天天大半夜不睡觉在外面瞎逛什么呢!”

    张起灵还没来得及答话,怀里小家伙感觉到他停住了脚步,不安分地扭动起来,小脸儿一皱眼看就要哇哇大哭。

    张起灵一边往吴邪这走,一边低下头非常不熟练地哄孩子:“别哭,别哭了宝贝……”

    吴邪心里一软,几乎不忍再看,他从未见过张起灵有这样小心翼翼不知所措的样子,他在非常努力地做他完全不会的事,哄孩子和张起灵的气质完全不搭,因此显得十分违和,但看上去又是这样的柔软。

    张起灵走近了,吴邪才看见他脖子上全是汗,已经是深秋的天气,他穿一件单衣居然能热成这样?吴邪抬手帮他擦了擦额角:“快回去吧,大半夜的在楼道里哭起来要扰民了!”

    张起灵摇头道:“不会。”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吴邪看小家伙下一秒就要给他打脸。

    张起灵低头看见吴邪光着脚,脸色明显沉下来,语气里不自觉带上了些命令的成分:“你回去睡。”

    孩子已经哭起来,张起灵没法多说,转身就跑下楼,小家伙体会到下楼一瞬间轻盈 Y_u 飞的失重感,觉得很有趣,哭声顿时就止住了。

    这下吴邪算是知道他在干什么了,但是楼梯是要到底的啊,总不能一直往下跑,想到张起灵浑身汗透的样子,这才完全明白过来——

    倒斗一哥哑巴张,张家族长张起灵。任他有多大本事,对着一个说不通道理的婴儿,他能做的极限就是为下楼时短暂的失重感,一趟趟抱着孩子跑楼梯。

    吴邪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情,心里一阵酸一阵甜来回翻涌。

    张起灵再跑上来,吴邪一把把大人孩子都抱住, M-o 到他背
 

热门推荐:

  • [雷安ABO]天生一对

    最新章节:第80节
    深夜终于散去,一切困扰都渐行渐远。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目前的状况——事态失控,计划脱轨,所有事情都和预想中的背道而驰。可在这一刻,却只觉得长夜将明,万物蓬勃。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他义无反顾地闯进你的生命里,将你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最后还要告诉你:我披荆斩棘就是为了终有一天,能站在这里,亲吻你,告诉你,我所有的愿意、愿意、愿意。

    没有名字12-03 完结

  • [瓶邪ABO]戒断反应+番外

    最新章节:第20节
    他正与吴邪搂抱在一起,以一种紧密无间的,交媾的姿势。彼此下身的反应都已经非常明显,而他右手有三根手指刚刚埋入吴邪体内。甬道干涩而紧致,他试图曲直**了几次,换来吴邪卡在嗓子里的一些破碎呻吟。张起灵低头去看吴邪的脸,只见他的眼睛用黑色的布条绑着,眼角润出颜色稍深的水渍。此外,自己的左手手腕被简单固定着,稍一动作就有非常强烈的刺痛感。吴邪难捱地扭着腰,试图给自己争取一些渴望已久的摩擦,他凌乱地顶撞在张起灵腹部,顶端已微微渗出液体。

    孤舟闲行12-12 完结

  • 将军的新娘

    最新章节:第48节
    南殷国与西林国合亲的新娘,竟是青楼之中任人狎玩的男脔!?匆匆代嫁的他甚至连性别都没有被弄清楚,就让人绑架至花轿上。他是个娼妓、他是个男人。这些理所当然的理由都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要让他发现,也不能让他起疑心,千万记住啊!事关重大,到时候你一人丧命事小,可关系著整个儿南殷国的存亡啊!

    橘子05-30 完结

  • [双聂]刀山火海也愿+番外

    最新章节:第60节
    聂怀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金光瑶死后,他自请主持封棺大典,竟办得面面俱到,井然有序,可叫世人大吃一惊。此后数年,兰陵金氏势力渐微,他带领的清河聂氏却慢慢崭露头角,群揽贤士,广邀门生,渐渐向聂明玦在任时期的盛况靠拢,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任聂怀桑如何心思机敏、七窍玲珑,他仍有一处无法改变的硬伤,便是自身修为薄弱。他从少年时期便疏于修炼,聂明玦在世时为了这事没少喝骂他,却也没有什么成效,只因他想着家主之位有自家大哥担着,他便可以一辈子做一个闲散公子。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12-06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