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60节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么好看,真是可惜了……”女孩惊叹道。

    江澄又被从天而降的一道雷劈中了。蓝忘机居然将魏无羡看得这么重要?!他不是一向很讨厌魏无羡,对魏无羡从来都不假辞色的吗?!算了算时间,江澄没忍住,插了句嘴:“是不夜天,你带他走的时候?”

    “蓝湛……”魏无羡的眼眶泛了红。他早就猜到蓝忘机这一身伤定然都跟他有关,亲耳听到却依旧悲恸不已,只觉蓝忘机每说一个字都是把他的心按在粗糙的地上摩擦,生疼生疼。看着蓝忘机那依旧看似平淡清冷、实则深情火热的目光,魏无羡不顾江澄在场,把脸埋进了蓝忘机的怀里,深深地吸了一口他身上的檀香,闷声道:“以后我都陪着你,你不许再做这种傻事了。”

    妖兽:“……”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我为什么有种吃饱了的感觉。你们是不是忘记了现在的处境。

    江澄:“……”妈的原来蓝忘机和魏无羡都是断袖,还搞到一起去了!

    妖兽怒刷一波存在感:“别抱了!喂!那个叫魏婴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蓝忘机只觉手中的身躯登时僵硬如石头,疑惑地低头去看魏无羡,便听他小声地说道:“剖丹。”

    蓝忘机抱着魏无羡的手骤然缩紧, Sh_e 日之征那会儿的种种违和之处在脑海中一一划过。原来他弃剑道修鬼道,竟是因为没了金丹!

    江澄情不自禁地坐直了身子,心中划过一丝不妙的预感。

    “诶?!金丹对于你们修道之人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吗?你居然剖过丹?你剖丹干嘛?”女孩瞪大了眼睛,觉得面前这几个修士给出的答案一个赛一个的好玩。

    “……我需要把金丹给别人。”魏无羡依旧试图隐瞒,但是在场的人,哪个还能不明白他是要把金丹给谁?

    “魏无羡!你不是说我的金丹是抱山散人修复的吗?!怎么变成你剖给我的了?!你到底做了什么?!”江澄面色煞白,冲魏无羡吼道。

    “我来问我来问!”江澄是惊怒交加,那妖兽却是兴奋好奇,当即蹬蹬蹬地往魏无羡那边跑了两步,把江澄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你为什么要把金丹给他?怎么给的?”

    “……江澄,你若是没了金丹,如何振兴江家?而我,还有别的路可走。所以我找了温情帮忙,把我的金丹移给了你。”魏无羡不理妖兽,终于抬眼看着江澄,将真相说出了口。

    “你凭什么……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江澄心乱如麻,这消息不啻于一个惊天巨雷,狠狠地搅乱了他对魏无羡的怨。所以,若是他不被化丹,魏无羡就不需要剖丹给他,不需要修习鬼道,不会失控,不会害死金子轩、累死江厌离?!

    妖兽所化的女孩并不知晓他们之间的恩怨爱恨,只是对魏无羡的剖丹之说十分感兴趣,走到魏无羡身边去掀他的衣服,想看看他剖丹留下的伤疤。蓝忘机面色一凝,目露怒意,伸手去拦,被女孩轻飘飘地荡开。她虽化作一个小女孩的模样,本质却还是一个百年妖兽,肉身的力量比灵力受阻的蓝忘机强悍许多。

    魏无羡一脸慌张无措,瞪得圆溜溜的眼睛格外惹人怜爱,倒让那妖兽愈发想扒他衣服了。他这具身体尚未结丹,本就比修仙之人脆弱许多,刚刚被妖雾一熏,这会儿还四肢有些无力。妖兽毫无防备,伸出小手去扯,魏无羡急忙试图拉拢自己的衣襟。拉扯间妖兽忽觉魏无羡的手在自己手臂上拍了一下,嘴里嘀咕了一句口诀,自己便忽然不能动了。

    魏无羡脸上的慌乱一扫而空,伸出手指头戳了戳妖兽的手,确定她不能动了之后,推了推蓝忘机,道:“蓝湛,我把她定住了,你去把避尘拿来,把她解决了吧。”

    看到蓝忘机疑惑的眼神,魏无羡有些心虚地解释道:“我偷偷在你的披风上贴了一个定身符,正好扯下来用了。蓝湛你不要生气啊。”

 
   蓝忘机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直看得魏无羡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腰疼。蓝忘机终于挪开了视线,起身将被妖兽丢在一边的武器收起,顺便把江澄的三毒和紫电拿过来交给他。

    妖兽怒目圆睁,觉得这些修士实在是狡猾至极,可惜被定住了身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好死命地瞪着魏无羡,用眼神表达自己满满的愤怒。

    蓝忘机道:“我曾在古籍中看到过这种妖兽,后面还记载着一种散去它修为的方法。”

    妖兽闻言,登时急了,一双眼睛瞪得几乎要脱眶。

    魏无羡扶着树干站起身,道:“那就试试吧,不行的话就只能除了,毕竟已经害了这么多条人命。”他努力地忽略一旁江澄复杂的目光,试图将注意力集中到妖兽的事情上。

    这法子只有蓝忘机知晓,也并不需要魏无羡或者江澄帮忙,于是两人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看了一场大戏。

    江澄看着蓝忘机用他从未听说过的手法,将这只已经快要化形成功的妖兽,硬生生逼回了原型,将那巴掌大的小奶猫收入怀中,忍不住暗叹蓝忘机的实力,确实是他们同辈之人中的翘楚。可余光瞟到了站得离他远远的、专注地看着蓝忘机的魏无羡,江澄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甚至盖过了他刚刚得知自己金丹真相的惊怒。

    他明明看着魏无羡被万鬼反噬、死无全尸,可这会儿出现在这的,又确确实实是一个正常人。魏无羡是如何复活的,又怎么会跟一向视他为邪魔外道的蓝忘机一起出来夜猎?

    看蓝忘机将残局收拾完毕,江澄终于忍不住了,出声叫道:“魏无羡!”

    蓝忘机与魏无羡站在一处,闻言,两人同时抬头看向他。江澄诡异地觉得这两人并排站在树下的景象十分和谐,竟生出一种面前的两人十分般配的感觉。

    他真是魔怔了。江澄狠狠地皱了皱眉,压下心底这奇怪的想法,抿了抿唇,恶声恶气地道:“你既然活了,不回莲花坞,在外晃荡什么呢?怎么,莲花坞地方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吗?”

    “江宗主。”蓝忘机打断他。他听出江澄的言语中其实并不含什么恶意,但措辞实在毒了些,怕魏无羡听了心中不快,哪里容得江澄继续说下去。

    魏无羡哪会将江澄的恶言恶语放在心上,但他确实还没有再次踏入如今这个面目全非的莲花坞的勇气。他不动声色地往蓝忘机身边靠了靠,似乎想从蓝忘机身上汲取一些力量,低落地开口道:“我会回去的,只是……不是现在。江澄,你……保重。”又凑近蓝忘机耳边低声催促道:“蓝湛我们回去吧。”

    “告辞。”蓝忘机立刻御起避尘,将魏无羡揽上自己的剑,眨眼就飞出好远。

    “喂!!”江澄看着护魏无羡跟护崽子一般的蓝忘机,目瞪口呆。刚刚蓝忘机把魏无羡抱在怀里的动作会不会太熟练了?魏无羡你会不会被揽得太舒服了?!

    江澄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并没有御剑去追。不管从前恩怨如何,魏无羡终究是他从小一起长大、情如手足的大师兄,乱葬岗围剿的时候,他也不是真心想要杀了他,只不过魏无羡想了法子让他最先赶到他面前,将这个剿灭夷陵老祖的功劳安到了他头上。

    他能感觉出魏无羡如今这个身体比从前弱一些,但乍然见到他好好地活着,待最初的惊讶、愤怒、仇恨、疑惑过去之后,他心中分明升出一股隐秘的喜悦。

    终究,江家,不是只留了他一人在这世上。

    他能理解魏无羡复活后不敢
 

热门推荐:

  • [雷安ABO]天生一对

    最新章节:第80节
    深夜终于散去,一切困扰都渐行渐远。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目前的状况——事态失控,计划脱轨,所有事情都和预想中的背道而驰。可在这一刻,却只觉得长夜将明,万物蓬勃。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他义无反顾地闯进你的生命里,将你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最后还要告诉你:我披荆斩棘就是为了终有一天,能站在这里,亲吻你,告诉你,我所有的愿意、愿意、愿意。

    没有名字12-03 完结

  • [瓶邪ABO]戒断反应+番外

    最新章节:第20节
    他正与吴邪搂抱在一起,以一种紧密无间的,交媾的姿势。彼此下身的反应都已经非常明显,而他右手有三根手指刚刚埋入吴邪体内。甬道干涩而紧致,他试图曲直**了几次,换来吴邪卡在嗓子里的一些破碎呻吟。张起灵低头去看吴邪的脸,只见他的眼睛用黑色的布条绑着,眼角润出颜色稍深的水渍。此外,自己的左手手腕被简单固定着,稍一动作就有非常强烈的刺痛感。吴邪难捱地扭着腰,试图给自己争取一些渴望已久的摩擦,他凌乱地顶撞在张起灵腹部,顶端已微微渗出液体。

    孤舟闲行12-12 完结

  • 将军的新娘

    最新章节:第48节
    南殷国与西林国合亲的新娘,竟是青楼之中任人狎玩的男脔!?匆匆代嫁的他甚至连性别都没有被弄清楚,就让人绑架至花轿上。他是个娼妓、他是个男人。这些理所当然的理由都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要让他发现,也不能让他起疑心,千万记住啊!事关重大,到时候你一人丧命事小,可关系著整个儿南殷国的存亡啊!

    橘子05-30 完结

  • [双聂]刀山火海也愿+番外

    最新章节:第60节
    聂怀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金光瑶死后,他自请主持封棺大典,竟办得面面俱到,井然有序,可叫世人大吃一惊。此后数年,兰陵金氏势力渐微,他带领的清河聂氏却慢慢崭露头角,群揽贤士,广邀门生,渐渐向聂明玦在任时期的盛况靠拢,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任聂怀桑如何心思机敏、七窍玲珑,他仍有一处无法改变的硬伤,便是自身修为薄弱。他从少年时期便疏于修炼,聂明玦在世时为了这事没少喝骂他,却也没有什么成效,只因他想着家主之位有自家大哥担着,他便可以一辈子做一个闲散公子。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12-06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