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10节

流亡贝壳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呼地跳起来,看着两人苦命鸳鸯似的抱做一堆,气笑了,“好好好…您请便。等他歇够了,再麻烦您亲自给送回来。”

    “亲自”两个字扎着卫松的心。还是把人抱走了。

    第三次了,是他亲自把卫久推进别人的怀里,又“英雄救美”地把人捞出来。

    而卫久对他还是始终如一的。思及此处,卫松破天荒地产生了一丝内疚。

    卫久贴着他的 X_io_ng 膛,藏起自己的笑意。有的人自私自利到什么都不信,但铜墙铁壁一旦开了个口,就会栽得比谁都惨。

    卫大少,我们拭目以待。

    16.

    卫松的一点隐秘的癖好包括窒息。以前他没把卫久当回事,涉及 Xi-e  Y_u 也考虑得不算周到,无非是想到什么随意摆弄罢了。

    这次把人接回来,失而复得,就有了一点走心的意思。

    把卫久放进浴缸里,水温是十分适宜的,不会让他冷,也不会让他热,只会让他舒舒服服地放松。

    卫久张着腿在卫松身上挂着,水波一层层地撩到他的脊背上,温得他直哼哼。他被接回来,和卫松温存着,心里清楚卫松正一点点钻进他的套子里。他腿间抵住卫松的炽热,随着温水一阵阵荡上来,那柄热乎乎的东西时不时抵住他脆弱的入口。

    “哥哥…”他嘟囔着,下/身微微向下坐,两人 X_io_ng 膛滑溜溜地贴着,卫松搂着他早已浑身发热。

    “别闹久儿…你受不了的…我会伤了你。”

    卫久把食指衔在齿间,润湿了一点,拉出来,往卫松的肩膀上画圈。卫松被他挠得有点痒,握着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指放进自己嘴里一一 T-ian 过。

    “哥哥不做,贺尹也会做的…”卫久半垂着一双眼,尽挑些离间的话来说。他懒得再回贺尹身边浪费时间,打着算盘让卫松出尔反尔把他留下。

    卫松听了果然面色一沉,肿大的头部好巧不巧地顺着水流挤了一点进到卫久的身体里。

    卫久抓紧了机会一软腰,哭的声音又娇又细,穴/口却像个环,把卫松箍着,缓缓挤压。

    “你…”卫松担忧地捧着他的脸,身子却忍不住越顶越高,一个半推半就,一个 Y_u 擒故纵,这就进去了一小半。

    “疼不疼?”卫松一边啄着他的脸蛋一边问,见卫久的眉头死死拧着,撑着腰把自己拉出一点。

    内部被刮痧着,凹凸不平的肠壁急速地吞吐与收缩,卫久顺水推舟地把腰上下摇起来,嘴里却喊,“哥哥等一等…”

    卫松被捻得舒服得很,也懒得辨别究竟是谁在乱动,捣着捣着摇进去了大半,剩下一截,卫久实在吃不下去,便讲究这个深度,慢慢动了起来。

    “疼吗?”他问。

    卫久就只管哭。

    两人翻搅起的水花在浴缸的范围内迸溅着,带进了空气,搅起小小的水泡。“咕嘟咕嘟”贴着二人结合的位置,向上飘洒。

    卫松惊奇地发现卫久不像太疼的样子,于是放开了手脚。一边操弄着,一边后悔,自己以前怎么就不开窍?

    把人干通了,里面真是又热又软,缠得他要化了似的。他翻身过来把卫久压进水里,手掌在卫久的喉结上试探 Xi_ng 地按压着。

    “哥哥不要…”卫久察觉出他的意图,两腿夹着他,软软地哀求。

    卫松听见他的抗拒,不知燃起了哪个兴奋点,居然又活活涨大一圈。卫久被硬撑开,晓得自己要吃一点冒进的苦头,声音暗淡下来,把指甲抵在卫松的耳边划拉,传达示弱乞怜之意。

    卫松停下来,带着微弱的不满,“不行吗?”

    卫久撑不住,腰上劲头一松,躺进水里,温水漫过了口鼻。他在水下慌乱地寻着抓手,卫松瞧着
他倒下去,却笑了起来。伸出胳膊来抓他。

    抓住他,把他又向下按!

    卫久挺着 X_io_ng 想翻身坐起来,但他那点力气根本就是蚍蜉撼树。加之缺氧,他渐渐地就有些挣不动。

    卫松这时才把他捞起来,抚着他的背任他咳水,嘴里头居然还是关切的责问:“怎么那么不小心?”

    如果把他趁着卫久咳得喘不过来气时 Xi-e 掉的东西忽略不计,他看着倒像是个人畜无害的好人。

    卫久被 Sh_e 了一肚子,又淹了一回水,大腿抽搐着扶住浴缸。

    卫松餍足地吻了吻他的脖颈,“来,还是哥哥帮你清理。”

    17.

    卫久团在被子里,很久缓不过劲,绒边蹭着他的脸,柔软包裹着纤细。卫榕端着一碗粥在他床头候着。是卫久叫他来,他来的时候,卫久却已经睡熟了。

    “久儿。”他喊得很缠绵。但这缠绵并不是多么独特多么稀罕的东西。粥凉了,他就把瓷碗放在一边,手指托着卫久脸的一侧,喃喃询问:“久儿,你究竟想干什么?”

    卫松早晨起来头晕呕吐,做了体检才想起来卫久仍然在做贺尹的“药人”。他不管不顾地和卫久亲密接触了一晚上,只能匆忙去做临时戒断。之前一整年他从来没有真正碰过卫久,不知道卫久以身试药是从一年前就已经开始了。现在戒断,为时晚矣。

    所以卫榕来问,“久儿,你究竟想干什么?”一直以来他表现出的对卫松诚挚专注的爱意,好像并不是什么柔和无害的东西。

    像蝴蝶振翅一般,卫久颤着眼睫缓缓苏醒。见到卫榕守在床头,毫不惊讶似的,慢慢露出一个天真的笑,“你来了。”

    卫榕见他笑,却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你怕我?”卫久周身的气场又化作楚楚可怜的娇弱。

    卫榕的心像被人用指尖拧了一下。

    “我回来了你不高兴吗?我以为我再也不能活着回来了……”清亮的双眸霎时蒙上水汽。

    卫榕只能投降。把他连被子带人一起搂在怀里,暖融融的一团。他争了抢了嫉妒了半生,从不柔软,从不怜悯,也许卫久就是来治他的。想到他小小的一团独自在贺家饱受折磨,就算花一点小心思想要留下来,又怎么样呢?

    “我帮你,久儿,我帮你…你不要再伤害你自己了。”

    卫久仰头看着他。

    “勾/引卫松不是什么好法子。”他托起卫久的下巴吻了上去,“让我帮你想办法。”

    卫松的戒断很不成功。卫榕的几次探望后更是如此。

    贺尹来要人,可卫家的主事人病着,他连卫久的面也见不到。

    卫久在主宅的卧室里舒舒服服的养着,像只小猫似的在卫榕膝上趴着。卫榕给他剥着葡萄和荔枝,伺候他像伺候一个活祖宗。

    “这样真好。”卫榕拨开卫久前额的碎发,露出白瓷一样的肌肤。还是很脆弱,怎么养都还是像一碰就能碎了似的。

    “嗯。”卫久漫不经心地用指头沿着地毯上的纹路划过。心里盘算着等贺尹和卫松正式交恶,就可以让卫松回来了。

    卫榕?

    卫榕还不配卷进这场风波里。

    卫松回来之后便完全放弃了曾经的顾虑和抵抗,要卫久要得很急。像是恨不得一见面就把人活吞了。再婚的计划由于戒断失败被暂时搁置。

    有时等不及卫久放松,便火
 

热门推荐:

  • 帝君离婚之后+番外

    最新章节:第29节
    帝君没有熬过七万年之痒,离婚了。

    一刀绣春12-08 完结

  • 玻璃美人

    最新章节:第11节
    3019年,基因重组实验室流出一款颇为有趣的失败产品,代号118,但人们更喜欢管“它们”叫做,玻璃美人。他们肌肤的敏锐度是常人的十倍,任何细微的外界刺激,都会轻易令他们感受到极大的痛苦。因此,他们的性情大多敏感、脆弱、易怒。有人通过非法交易购买这种玻璃美人当作宠物。118-9被购买至卫家后,有了一个新名字,卫久。买他的是卫松,做为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弟弟兼情人卫榕。

    流亡贝壳12-27 完结

  • 不好好捉鬼就要嫁豪门+番外

    最新章节:第79节
    单北大学毕了业,打小教他各种玄学的爷爷语重心长地说:仔啊,你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该去履行自小定下的婚约了……单北:?于是单北逃了个婚。重返大都会,单北立志要赚钱赎身,谈一场自由恋爱。作为一个美术生学霸,单北所做的就是——拿起剪刀,剪出独属自己的纸人。做最牛的节目,捉最凶的鬼,查最诡异的案件。单北的创业路开了挂。都市各个渠道流传着剪纸人的传说。只是一次事件中偶遇的那个人,虽然法术高强,长得好看,却可怜巴巴,一贫如洗是怎么回事?同情心泛滥的单北:留下来一起分担房租也不错。

    诗小刀12-26 完结

  • 我在灵异世界撩汉[无限]

    最新章节:第158节
    霸总楚淮,被非人类寄生,身娇体弱,命不久矣。进入恐怖世界后被和谐成了……女装巨巨。进入副本第一天。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淮抱着被子,一脸淡定地爬上大佬的床:“我怕黑怕鬼,能一起睡吗?”靳天逸:“……”我装作不知道你是个男的。

    浪棠01-27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