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8节

流亡贝壳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倒很合适。

    “反正你不是睡着有障碍嘛,不如物尽其用。”

    卫松 M-o 了一把卫久的腿,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卫久睡着,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大霉。

    12.

    “哥哥?”卫久眼前一片昏暗,在想卫松为什么白天不拉窗帘也不开灯。

    暗处显出来一个人形,在他跟前摩挲着自己的手指——掌中捏着的是一根针管。

    他发现自己的四肢被拷着,拴到了床框上。卫松不必对他如此。

    等尖锐的针头咬开他的血管壁,贴近了的那张脸才使他看清了,“贺、贺尹?”

    贺尹 T-ian 了 T-ian 唇,看着他的眼神喜怒不定。

    这人完全变了模样。从前倨傲张狂的丰润眼眉如今变得单薄尖刻得很,眉头像是常年都拧着,眼角斜飞上去,曲线像刀子一样。

    药剂在卫久的身体里发酵,无需镇痛时的过量注 Sh_e 带来撕心裂肺的灼痛。

    “啊呜…”像一只无助的小动物那样哀叫。

    “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贺尹的声带像是被人拿刀子划过。这人的身体是被完全毁了。卫久拧着手上吊着他的绸布默默地评估。

    他被卫松卖了。一年了,卫松连道别的话也不肯对他说。

    他算是个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辛辣的灼热烧得他有些难以控制情绪,愤然与贺尹对视险些 Xi-e 露了心思。

    重新把头低下来,卫久咬住自己两腮上的嫩肉,皮肉之苦,他还受得住。

    “我没有…”他喘匀了气,把声音放到最软。

    “你没有?那是我错怪了你?”贺尹把他的下巴抬起,手上不加力,并非是出于怜惜,而是因为确实无法施力。三型的毒 Xi_ng 太烈,烧伤了他的神经,他如今抬抬手,都要用尽十二分的力气。在垂死边缘挣扎的时候,他忽然想通了一些关窍,虽然他拿不出证据,但不是卫久,就是卫松,想要置于死地。

    卫久闭着眼睛喘得厉害,反正任他去猜,自己死不认账就是了。

    简单的注 Sh_e 和问询似乎已经耗尽了贺尹的精力。他丧气地卧下来,躺在卫久身边,摇了摇铃,浑身冷汗涔涔——头坚持不下去了,瘾头发了。

    两个缄默无声的男人走进来,把他扶起。解了腰带,撸硬了 Xi_ng /器,帮着他没进卫久的身体里。

    卫久大睁着双眼,瞧见贺尹像个死人似的被摆弄着,借着两人身体相契之处,缓解着他的药瘾,露出痴迷的神情。

    带着三型试剂的粘液从卫久的身体里汩汩地烫出来,覆盖和包裹着贺尹。敏感的黏膜贪婪地吞吃与吸收着经过卫久身体稀释过的药液,像给沙漠行人降了一场甘甜的大雨。

    卫久小声地叫唤,嘴里低低地呻吟,“我要回去…我要找哥哥…”

    贺尹被架着,虚弱又刻毒地笑,对身边的两人吩咐,“再快点,别像他一样不识趣!”

    “哥哥救命!”任凭他怎么折辱,卫久一味装弱,装成完全仰慕与依附着卫松的样子,意图潜移默化地栽赃嫁祸。

    他不晓得贺尹会不会上当,但瞧着他眼下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也十分解恨。

    五脏六腑都被撞碎了似的疼,卫久欣赏着贺尹无法尽兴的模样。

    即使被人这么按着,也撞着撞着就软了。不得已要解开卫久,配合他换一个体位。

    那两个男人一个扶着贺尹,一个抱着卫久,继续刚才艰难地结合。贺尹不成事了,便要中断再续。

    卫久两手搭上贺尹的脖子, M-o 到他又凉又僵的皮肤。这人完了,他心想,还不如死了。

    为什么要来挡我的路呢?

    死有余
辜。

    13.

    贺尹有偶尔精神好的时候,也会搂着卫久的肩头温存一阵。只是卫久从不识趣,哭了笑了总要拉出卫松来说说事。在他兴头上喊着“哥哥”,几次险些立即让他萎下去。

    “我听人说,你活不过24?”

    这天天气好,贺尹在院子里给卫久弄了个防护罩,把人抱进去咬耳朵,情意绵绵地说出这么一句诅咒似的话。

    “嗯。”卫久眼睛转转,满不在乎地应了一声。

    贺尹嘬着唇,反而感伤起来。大约他现在的健康状况也不理想,有那么点感同身受的意思。

    “没有什么…延长寿命的办法吗?”

    “没有,本来只是试验品,活长了没有用。”卫久轻飘飘地扇乎着睫毛,倒听得贺尹心上颤悠悠的。他以前一直瞧不上玻璃美人这种似人非人的玩意儿,听着卫久这样的自我评价,反而唤醒了他的恻隐之心。

    “蠢东西。”贺尹用手指去按压他的眼睫,绒绒的触感刮过他的指腹,他想让他活着,活得比24更久…

    这样想着,忽然被卫久斜了一眼。

    “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

    “说。”

    “二十岁之前…”卫久说到一半,飞快低下头,后半句变成呢喃,“我会更短命的。”

    贺尹听了心头一跳,紧紧抱住他,“所以,现在是在用你的命,换我的命是吗?”

    卫久顿了顿,点头,眼睛里不悲不喜,没有任何情绪,像是习惯了任人宰割。

    贺尹长叹一声,“对不起…我以前…”

    卫久摇摇头,“你以前不知道。现在,你知道了,你会…改吗?也…不会吧?”虽然这样小心翼翼地询问,但眼睛里是毫无期待的。

    贺尹沉默。

    晚上卫久在床上一声不吭,贺尹亲他 T-ian 他皆不应。临到最后一步,贺尹想到下午的对话,咬咬牙,还是把卫久的腿放下来。

    “今天…我不动你,好不好?”绒面的被褥贴着卫久的脸,方才的动作把他地发丝磨起了静电,一团团的,在茭白色的皮肤上薄薄地贴着。泪水和唾液浸湿了发梢,跟淋了雨后的小狗一样可怜。

    “好、好。”收了惊魂未定的一眼,扒拉着被子往自己身上卷。

    “我现在对你,算好了吗?”从前这样的问句必然会遭到贺尹自己的耻笑,今天却这么着急用来邀功。

    卫久敛了哭腔,怯生生地坚持:“我想回家…”

    “回家?你说回卫家?”

    被反问得不敢吱声,卫久朝被子卷的深处钻去。

    贺尹憋着一肚子闷气,刚采取了怀柔政策,不好立即翻脸,可这蠢东西向来不会讨他欢心!

    又无计可施。

    他花了大价钱把人买回来,人家始终不甘不愿地,对他好和坏,抖像在为卫松做嫁衣。

    不行!他得叫他认清,卫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把那份情割了,才好回头看看他的用心。

    “先别睡。”

    卫久被人从被子里揪出来。此时他心里烦躁得很,就因为贺尹没死,横插一杠子,节外生枝,让他的计划陷入迟滞。卫松那种人,用温柔解意煨了一年都还是不能成事,现在他被送出来了,更是难办。现在贺尹这副情根深中的嘴脸,真想叫人给他撕烂!

    “还有…还有什么事吗?”

    “你知道,是卫松把
 

热门推荐:

  • 帝君离婚之后+番外

    最新章节:第29节
    帝君没有熬过七万年之痒,离婚了。

    一刀绣春12-08 完结

  • 玻璃美人

    最新章节:第11节
    3019年,基因重组实验室流出一款颇为有趣的失败产品,代号118,但人们更喜欢管“它们”叫做,玻璃美人。他们肌肤的敏锐度是常人的十倍,任何细微的外界刺激,都会轻易令他们感受到极大的痛苦。因此,他们的性情大多敏感、脆弱、易怒。有人通过非法交易购买这种玻璃美人当作宠物。118-9被购买至卫家后,有了一个新名字,卫久。买他的是卫松,做为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弟弟兼情人卫榕。

    流亡贝壳12-27 完结

  • 不好好捉鬼就要嫁豪门+番外

    最新章节:第79节
    单北大学毕了业,打小教他各种玄学的爷爷语重心长地说:仔啊,你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该去履行自小定下的婚约了……单北:?于是单北逃了个婚。重返大都会,单北立志要赚钱赎身,谈一场自由恋爱。作为一个美术生学霸,单北所做的就是——拿起剪刀,剪出独属自己的纸人。做最牛的节目,捉最凶的鬼,查最诡异的案件。单北的创业路开了挂。都市各个渠道流传着剪纸人的传说。只是一次事件中偶遇的那个人,虽然法术高强,长得好看,却可怜巴巴,一贫如洗是怎么回事?同情心泛滥的单北:留下来一起分担房租也不错。

    诗小刀12-26 完结

  • 我在灵异世界撩汉[无限]

    最新章节:第158节
    霸总楚淮,被非人类寄生,身娇体弱,命不久矣。进入恐怖世界后被和谐成了……女装巨巨。进入副本第一天。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淮抱着被子,一脸淡定地爬上大佬的床:“我怕黑怕鬼,能一起睡吗?”靳天逸:“……”我装作不知道你是个男的。

    浪棠01-27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