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7节

流亡贝壳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实验室的事?”卫久手指绕着丝绦,斜眼去看卫榕,日光晒得他两腮微微泛红,带着往日不常见的媚色。

    起码卫榕不常见。

    “不,是之前。你的爸爸妈妈…你的家…”

    “哦,我生在实验室的,我不知道…那些…”

    卫榕抚 M-o 他长发的手略略迟疑,“玻璃美人最初不是一项基因改造计划吗?”

    卫久松开发带,大概是被太阳晒得有些晕,倚着卫榕的 X_io_ng 膛借着一把劲,“我…我是九代…产品…我也不清楚…”

    卫榕不忍心继续问下去,对于失败的基因改造计划,各方一直讳莫如深,黑市里流出的玻璃美人,几乎是唯一的信息来源。他们自己是怎么样,人们便推测玻璃美人就应该是怎么样。关于他们的生与死,来与去,并不是购买者会想要关心的问题。

    至于卫榕为什么会开始关心?卫久把脸贴紧他的心脏,关心约等于爱,不是吗?

    “把帘子拉上吧,不晒了…”

    “好。”卫榕 M-o  M-o 他的脸,的确晒得发烫。

    晒完太阳本来该睡午觉,卫久卧在卫榕怀里却总不安生。

    “卫榕我肚子疼……”

    “怎么会肚子疼?我来之前吃过什么了?”

    “也不是肚子…”卫榕伸手帮他揉,却碾到小腹上的一点凸起。刚刚擦身的时候,卫久一直回避,他便没有碰他这些隐私部位,顺着那条凸起拉开,才发现卫久身下叫人堵着。短圆的兔尾没在股缝里。

    “这是什么?!”

    “生日礼物…”卫久护着兔尾,想用被子重新遮住,不给人看。

    “生日礼物?卫松送的?”卫榕想起自己跟着卫松的时候,那人是有些上不得台面的小癖好,但一众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毕竟用得很少。卫家的家教还是多少发挥着绵长的影响,但怎么一到了卫久身上,就格外下流起来。

    卫久还在断断续续地呻吟。

    “实在难受的话,我给你拿出来?”

    “不行…”卫久抿着嘴,吧嗒吧嗒地掉眼泪,手在尾巴上捂着,确认着那团毛球依然干爽,“拔出来就弄脏了…”

    卫榕听得皱眉,替卫久觉得既心疼又难堪,不由得仇恨起卫松的无情来。卫松总是那么高高在上,理所应当地享受着最好的东西,对于拥有的从不珍惜,即使丧失了,也不会有半点感伤。

    “弄脏了?是弄脏床单、弄脏地毯、还是弄脏什么?他就因为这个,送你这么一件‘生日礼物’?你有生日吗小久?”

    卫久大概被他过于激烈的语气吓着了,怯生生地扯住他的衣袖,“你别跟他说…我、我骗他的…我看贺尹过生日,我也想过,所以我…我也不知道我哪天生的…你别跟他说…”讲到最后情不自禁地呜咽起来。

    卫榕不想继续勾起他的伤心事,亲亲他的脸颊,温和地问询,“怎么能让你舒服点?”

    卫久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肚子上,温热与温柔相贴,手指微微用力,就能 M-o 到那东西的纹路。对于卫久的身体来说,被强行插入这样一件物事,实在过于粗暴。卫榕替他轻轻按压,揉弄着边沿替他慢慢放松肌肉。

    似乎确实起了一些作用,卫久温顺地合上眼睛,只偶尔在梦中发出一声嘤咛。

    卫榕望着他的睡颜,不想吵醒他,轻声自语:“小久,你的兔尾巴湿了。”

    11.

    卫久醒来的时候有人在 T-ian 他的耳朵,润乎乎的水声恼人,他烦躁地蹬了下腿。

    “肚子还难受…别…”以为还是卫榕。

    兔尾的绒毛已经完全被浸湿,一根手指搅着慢慢切入那小小的入口中。卫久红着眼睛看过来,发现是卫松回来了。

  
  “哥哥。”

    “肚子难受?”

    “嗯。”卫久从床上把身子一点点拧起来,腰与臀扭着,显着单薄的一只臀莫名丰润了起来。白绒绒的兔毛夹在臀/沟里,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卫松一抹,挤出一点腥甜的汁液。

    “也堵了一天了,给你拿出来吧。”

    “好。”卫久小声应答。他在人前一向是这样的,柔柔弱弱,像能被一阵风给吹跑了似的单薄。攻击 Xi_ng 好像永远都不可能在这样一具躯体和面容上出现。

    于是卫松抓着那截湿漉漉的兔毛往外扯。

    初始顺利,扯到末端膨大的头部时却有些艰难。一动卫久就又哭又叫,卫松哄了一会发现扯不下来,只好重新再给他塞回去。

    塞回去,又嫌深了,直嚷难受。不上不下,给卫松上了一课:礼物不能乱送。

    “怎么办?”两个人面面相觑,一筹莫展。卫久扑进卫松怀里无助地抽噎,“哥哥我是不是坏了?”

    “没坏没坏…你怎么会坏了呢……”卫松亲亲他的唇,尝到丝丝甘甜。卫久总是这样,有时候娇得发腻,但在他真的觉得烦躁之前,又跟蜜一样化在他嘴里。此时他手里握着一团滑不溜秋的尾巴,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卫久便坐住他的一只手,把臀摇起来,上上下下的磨着。

    里头那根东西,顶着他薄薄一层肚皮,若隐若现。

    “哥哥。”卫久黏糊糊地喊他。

    卫松额上滴下一滴汗来,他不想碰他的…这是一个玻璃美人…一个人工造物…唉谁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他…

    卫久呻吟着的喘息在他耳边炸开来,笔直的玉一样的小东西喷出雪白的液体,溅在了他的衬衫上。

    花蜜一样缠绵馥郁的香气泼洒开来。玻璃美人很少这样。记忆里,这像是卫久的第一次高/ Ch_ao 。

    “哥哥我好舒服……”卫久抓着他的一条胳膊,身子的扭动没有停,甚至贪婪地吞下他的一点指尖,濡湿粘腻到一塌糊涂的场面通过触感完完整整地传递给他。

    “别叫了…久儿…”卫松全身热得发烫,眼眶周围绕起的血丝隐忍得几乎要崩裂。那兔尾还是拽不出来,卫松搅着劲把五指一起塞了进去,抓着兔尾的根部往外抠。

    没成功,脱了力,滑得溜手。

    他 T-ian  T-ian 卫久的下巴,把人安抚住,打算换一种方式,“久儿,你趴下,腿张开,我看能不能给你挤出来。”

    折腾了半夜,才把东西成功取下。

    瞧着卫久趴在床上门户大开的模样,卫松就着手上的润滑对着那诱人的臀缝自渎了一回。这是目前为止,他做过的最近似于插入的活动了。——他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况且这块肉,差不多得转手了。

    三型止痛剂用在玻璃美人身上是镇痛,用在一般人身上,却极易成瘾。所以被严格管控。那天贺尹也不知道是怎么中了毒,剂量过大,险些丧命。如今命虽然捡回来一条,瘾头却成了大问题。

    贺家人不敢给他直接用药,便打起了卫久的主意。

    横竖是个小玩意儿,三型试剂从他身上过一遭,倒刚好给贺少爷解解瘾。

    “反正祸是他惹出来的。”贺家人如是说道,索要卫久,背后大概也是贺尹直接授意。

    卫松有些不舍,可对方开出的价格又很诱人,踌躇一番,最终还是把头点了。他和贺尹买卖不成仁义在,夫妻做不成,做个狐朋狗友
 

热门推荐:

  • 帝君离婚之后+番外

    最新章节:第29节
    帝君没有熬过七万年之痒,离婚了。

    一刀绣春12-08 完结

  • 玻璃美人

    最新章节:第11节
    3019年,基因重组实验室流出一款颇为有趣的失败产品,代号118,但人们更喜欢管“它们”叫做,玻璃美人。他们肌肤的敏锐度是常人的十倍,任何细微的外界刺激,都会轻易令他们感受到极大的痛苦。因此,他们的性情大多敏感、脆弱、易怒。有人通过非法交易购买这种玻璃美人当作宠物。118-9被购买至卫家后,有了一个新名字,卫久。买他的是卫松,做为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弟弟兼情人卫榕。

    流亡贝壳12-27 完结

  • 不好好捉鬼就要嫁豪门+番外

    最新章节:第79节
    单北大学毕了业,打小教他各种玄学的爷爷语重心长地说:仔啊,你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该去履行自小定下的婚约了……单北:?于是单北逃了个婚。重返大都会,单北立志要赚钱赎身,谈一场自由恋爱。作为一个美术生学霸,单北所做的就是——拿起剪刀,剪出独属自己的纸人。做最牛的节目,捉最凶的鬼,查最诡异的案件。单北的创业路开了挂。都市各个渠道流传着剪纸人的传说。只是一次事件中偶遇的那个人,虽然法术高强,长得好看,却可怜巴巴,一贫如洗是怎么回事?同情心泛滥的单北:留下来一起分担房租也不错。

    诗小刀12-26 完结

  • 我在灵异世界撩汉[无限]

    最新章节:第158节
    霸总楚淮,被非人类寄生,身娇体弱,命不久矣。进入恐怖世界后被和谐成了……女装巨巨。进入副本第一天。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淮抱着被子,一脸淡定地爬上大佬的床:“我怕黑怕鬼,能一起睡吗?”靳天逸:“……”我装作不知道你是个男的。

    浪棠01-27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