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6节

流亡贝壳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再没有断过,像是准备把卫久整个地吸进自己的身体里。

    警署封锁现场时两人也仍然还是结合的姿态。

    贺家人的脸色很不好看。但很明显贺尹是主动的一方。

    卫松在另一个房间配合调查。

    “对,试剂是我给他的。那是玻璃美人…是118号的可用镇痛剂之一,他已经用了一年了。这次他才是受侵害的一方,我想这个结论是显而易见的。至于贺尹会因此中毒,抱歉,我只能说,全是他咎由自取……对于我弟弟的损失,后续卫家会通过更正式的渠道索偿。”

    贺尹被送往医院抢救。卫久因体质特殊,被卫家的专业医疗团队接走。

    贺卫两家的婚姻关系正式解除。

    9.

    醒过来的卫久只是哭,卷在被子里谁也不许看谁也不许碰。现在他是个有头有脸的卫家少爷了,不比当初,因此没人敢逆他的意,只等着卫松回来。

    “久儿,哪不舒服?”实际上贺尹对卫松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打他把卫久接走,一直严格遵循着“玻璃美人饲养准则”,不能 M-o 的不 M-o ,不能碰的不碰。是卫久自己知情识趣,虽然怕疼又敏感,但总能寻着法子讨到他的欢心。因此能谋到独一份的宠爱。这次回主宅,遇到的事情不愉快,昏死着回来,也不闹。安安静静地缩着,盼着他回来了,就把下巴搁在他的颈窝上乖顺地伏着。

    “哥哥,我想你了。”

    “身上有没有哪里疼?”卫松把他的手轻轻拉开,举着,慢慢解开他的衬衣。

    卫久一抖,却忍着不避开,由着卫松检查。贺尹用的力道不大,只有腰侧有些印子,但被卫松稍稍一碰,卫久就忍不住呜咽出声。

    “我没护好你…久儿怪我吗?”

    卫久抿着嘴摇头,“哥哥吹一吹就不疼了。”

    “吹一吹?”卫松笑,把手轻轻抚过卫久 X_io_ng 口小小的 Ru 粒,他那时撞见贺尹欺负他,回来给他上药,这里就红了一片。那天卫久也是一脸天真地安 We_i 他,“哥哥,给我吹一吹就不疼了。”他宠他疼他,就像爱一只自己亲手养大的小动物。可这小动物又时常顶着天真烂漫的脸来勾/引他,弄得他常常混淆了自己引以为傲的是非观。对玻璃美人怀有情/ Y_u ,又怎么样呢?

    “除了吹一吹呢?”

    “还有 T-ian 一 T-ian 。”

    “为什么要 T-ian 一 T-ian ?”

    “因为哥哥的舌头弄得我很舒服。”卫久说完了,脸上一红,飞快低下头去捂着脸,像是知道自己说了不应该的话,但因为知道卫松想听,所以还是克服了羞怯说出来了。

    他挺着腰,衣摆滑下来,被卫松又撩上去,让他用下巴夹住。单薄的 X_io_ng 膛煽情地起伏,本来卫松要去 T-ian 他腰上的伤,可 X_io_ng 口的两粒嫣红勾人,于是把他引的跑偏了路。

    卫久的左 Ru 被含了一下,卫松的大手贴上他的心房,掌心感受得到他心脏的震颤。

    “咚、咚、咚”卫松模仿着他心跳的频率去吸他,激得他崩溃地漏出哭腔。衣摆夹不住,又散下来,盖住了卫松。

    “哥哥、呜…你出来…”

    卫松把他顺势推到床上仰着,湿润的亲吻一路滑到肚脐。

    “嗯…别碰…”

    于是卫松绕开,可退到了小腹依然没有停,继续亲了下去。

    卫久伸手去把下/身挡着,两条腿夹得紧紧的,没让卫松得逞。

    “好吧,今天好好休息,嗯?”

    卫久爬到卫松身上,蹭蹭他的鼻尖,“哥哥,今天也是我生日。”

    “哦?你怎么不早告诉我?都
没给你准备礼物。”

    “我想要的礼物哥哥随时都可以给。”

    “久儿想要什么?”

    话问到这,卫久却不答了,唇瓣摩挲着卫松的耳垂,眼中的深情下一秒就要溢出来。卫松被他看得心痒,用手揉着他的后腰,“又叫我猜?”

    卫久眨巴着眼睛,弯弯嘴角。

    “真会折磨人!”耳垂被一条软哒哒的舌头勾着,暖融融的,下一秒就要被 T-ian 化了似的。卫久早从卫榕那知道他这一点小癖好,撒娇的时候并不多,但一用一个准。他察觉得到卫松对他玻璃美人的身份有一些微弱的抵触情绪,哪怕现在他已经把这种抵触消解到最低的程度,但毕竟没有完全消除。

    “哥哥亲亲我。”

    卫松求之不得。如果卫久不是玻璃美人,他早把人拆吃入腹八百回了。可退而求其次的 Xi_ng /事也总能叫他满意。所以他更愿意维持现状,反正有二十岁的一条红线压着,他有的是思考的时间。也许真到那时候,他也就腻了,给卫久一笔钱把他打发掉,也算仁至义尽。

    他含着卫久一条水润的舌头,亲得难舍难分。顾及着卫久今天刚破过身,不想太难为他。用白纱把他两腿松松缠绕,把自己略略挤进去一些。卫久的触感极为敏锐,就算是这样,反应也比和一般人真刀实枪地做上一回还要激烈。

    “久儿,疼就说啊。”他一贯是这么交待着。

    白纱的结堵在卫久的身体里,被卫松顶到一寸,就向外扯出一点,很快磨得卫久受不了,丢盔弃甲地投降。

    “哥哥慢些,我难受…”

    于是卫松把结给他捂住,固定下来,手掌切在两瓣臀肉之间,滑腻得很。他偶尔也会忍不住想,真的插进去该有多舒服,但想得多了,反而作罢。手上实在湿得按不住,还要拿备在一边的帕子擦一擦。最后整张帕子都弄得湿淋淋的,他才 Xi-e 出来了。

    卫久含着一汪泪,把卫松的手扯下来,背过身去准备擦干净自己的身体。

    卫松盯着他的背影,臀瓣间的薄纱浸得透明,垂下来贴着他的一条腿,像条 Y-i-n 靡的尾巴。脑子里忽然来了主意,“久儿,明天送你个实用的东西。”

    卫久背着身,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10.

    “听说贺尹还是被救回来了。”卫榕拿着毛巾替卫久擦过背上的一层冷汗,以前卫松总对他接触卫久有顾虑,但后来见两人相处得还算融洽也就罢了。他 Xi_ng 子烈,不讨卫松喜欢,该得该要的,也争得差不多了,现在把心思全都放在卫久身上。

    他知道卫松那样的,不缺玩物,也不缺爱,卫久再新鲜再漂亮,总有倦的一天。况且,又是个短命的,他愿意到时候把人接着,送他最后一程。也许卫松也清楚他的意图,只是在他没撒手之前,不准他靠得太近。喧宾夺主不行,随行在侧倒可以。

    “唔。”卫久轻轻吞声,他准备了一年,慢慢积攒起自己的抗药 Xi_ng ,临了还是怕剂量过大自己顶不住,藏在嘴里的药尽量往贺尹嘴里塞了,却还是没收掉他一条命。追究起来,没人会搞得清楚,毒到底是怎么下的,他才好全身而退。但如今贺尹居然还活着,事情就难办了许多。

    卫榕替他擦过身子,抱着人去窗边晒太阳。卫久一生囿于方寸,想来着实可怜。

    “你…以前的事还记得吗?”卫榕将他略长的发丝束起,用一根浅蓝的丝带绑在脑后。
 

热门推荐:

  • 帝君离婚之后+番外

    最新章节:第29节
    帝君没有熬过七万年之痒,离婚了。

    一刀绣春12-08 完结

  • 玻璃美人

    最新章节:第11节
    3019年,基因重组实验室流出一款颇为有趣的失败产品,代号118,但人们更喜欢管“它们”叫做,玻璃美人。他们肌肤的敏锐度是常人的十倍,任何细微的外界刺激,都会轻易令他们感受到极大的痛苦。因此,他们的性情大多敏感、脆弱、易怒。有人通过非法交易购买这种玻璃美人当作宠物。118-9被购买至卫家后,有了一个新名字,卫久。买他的是卫松,做为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弟弟兼情人卫榕。

    流亡贝壳12-27 完结

  • 不好好捉鬼就要嫁豪门+番外

    最新章节:第79节
    单北大学毕了业,打小教他各种玄学的爷爷语重心长地说:仔啊,你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该去履行自小定下的婚约了……单北:?于是单北逃了个婚。重返大都会,单北立志要赚钱赎身,谈一场自由恋爱。作为一个美术生学霸,单北所做的就是——拿起剪刀,剪出独属自己的纸人。做最牛的节目,捉最凶的鬼,查最诡异的案件。单北的创业路开了挂。都市各个渠道流传着剪纸人的传说。只是一次事件中偶遇的那个人,虽然法术高强,长得好看,却可怜巴巴,一贫如洗是怎么回事?同情心泛滥的单北:留下来一起分担房租也不错。

    诗小刀12-26 完结

  • 我在灵异世界撩汉[无限]

    最新章节:第158节
    霸总楚淮,被非人类寄生,身娇体弱,命不久矣。进入恐怖世界后被和谐成了……女装巨巨。进入副本第一天。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淮抱着被子,一脸淡定地爬上大佬的床:“我怕黑怕鬼,能一起睡吗?”靳天逸:“……”我装作不知道你是个男的。

    浪棠01-27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