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5节

流亡贝壳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卫榕那看见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卫榕对他嚼的舌根,也就被他听进去五六分。他是一直不太满意自己这门婚事的,贺尹也不是什么温柔 Xi_ng 子,一个两个倒全都不如买来的小玩意儿合心。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

    贺尹抬头,见是他,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哟,稀客。”

    卫松朝二人走过来,手套脱了拿在手里,帽子也没摘,一看就不像是准备久留的样子。

    卫久仰着脖子,见卫松过来了,把上衣拼命向下拽,蜷着腿想把自己赤 L_uo 的下半身藏起来。白纱换了新的,可他的装扮仍然谈不上体面。

    “你怎么…你怎么就给他穿这个?”

    “关你屁事。”晨间娱乐被打断,贺尹对着这个名存实亡的正牌伴侣委实不客气。

    “哥哥。”卫久动了动腿,想从贺尹的怀里挣脱出来。卫松既然看见了,他就没必要藏了。

    “怎么你只管他叫哥哥?”贺尹蛮横地把他按回去,察觉到自己被两个人以一种含蓄的方式排挤在外。

    挣扎间叫卫松看清了白纱没在何处,想到了卫久的体质,一下子蹙紧了眉,“玻璃美人在二十岁之前都不能碰!我不是说过了!”

    “二十岁之后还不是一样拿来玩的?你这哥哥也就高贵到他二十岁,有什么稀罕的?你不玩,这么早买他回来干什么?”

    卫久被他一口一个“玩”说的眼圈红红的,本来就哭过,这时候更显得娇滴滴。贺尹口哨一吹,把奶豆召进来,狠狠掐着卫久的两瓣臀,把白生生的两团肉掰开给卫松看。

    “你不如瞧好了,玻璃美人,到底是怎么弄,比较好玩。”

    卫松被他的一番掩饰震惊得嗔目结舌,自语道,“之前怎么没听说…”不由自主地把手指放到了卫久的股沟上,和预想的一样粘腻。卫久浑身散发着软绵绵的情/色——被吓得失了神,像一只熟透的甜果,触手可得。

    贺尹把白纱递到他手里,“喏,往外拉。”

    卫松有些迟疑,他心里对玻璃美人的存在还是有些疑虑。一些伦理上的顾及总在他心头梗着。玻璃美人到底算不算人,他总是界定不清楚。因此对卫榕展现出的对玻璃美人的 Y_u /望颇有鄙夷。可那天把卫久搂在怀里,他也不是不动心,但这么早这么直接地让他接受也还是……

    何况卫久哭得这么凶。

    于是他把奶豆赶开,把卫久抱在怀里。只是很快被浸湿了一手汁液,卫久自觉难堪,拽着他的领子想跳下来,“哥哥对不起,弄脏了…”

    “没事没事。”卫松哄着他,把手套戴上。拍卖行只说美人漂亮,脆,碰不得,他还以为买了个省心的小宠物回来,怎么就惹出这么多事。皮革和卫久臀/部的皮肤刮擦着,响起滑叽叽的水声,贺尹在后头骂骂咧咧地说要买另一个美人。

    安坐在卫松怀里,卫久挪挪屁股,弄出一点让清醒的卫松十分害臊的声响,怯生生地问,“哥哥,我可不可以要一点δⅢ型试剂?”

    卫松手一缩,连忙把手套脱下来,又用外套把他的下半身盖着。

    “要那个干什么?Ⅲ型有毒 Xi_ng ,属于严格管制的药品。”

    “我、我疼得很厉害…以前他们用那个给我止痛…”

    “是吗?”卫松捋了捋他额边的碎发,“我查查…毕竟我对…你的体质也不是很了解…”

    “给哥哥添麻烦了……也有可能是我记错了…弄不到也没关系。”卫松叹了口气,亲了亲他的脸颊。

    8.

    一年之后贺尹的生日宴,卫松照例还是带着卫久出场。只是这次卫久来得比上次体面多了,卫松不许别人说他是玻璃美人,对外只说他是新认的弟弟,场面上带着他的次数多了,比卫榕还要高上一头似的。
奇怪的是,向来喜欢作妖的卫榕和这个新来的“卫家兄弟”相处的似乎也还不错。不得不叫人佩服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卫久的手段。

    贺家人催着贺尹对卫久重视起来,贺尹只嗤笑着说不把短命鬼放在眼里。

    这和趁着众人觥筹交错,单独把卫久扣下来的形象可大不一样。

    “可以啊,笨东西,才一年就能爬到这么高了。看你对卫松的殷勤样子,他是不是对你比我温柔?”

    他早觑见卫久西服下面的一抹白,现下人落在他手里,那一抹白也被大大方方地撩开。

    “还堵着呢?我看也没有温柔到哪里去嘛……”

    卫久软着腰挣扎,贺尹隔着裤子按他,他酸胀得吃不住劲,前方兴奋起来在裤 Da-ng 里顶着,体面被剥得一分不剩。

    “放开…放开我,贺尹。”

    “都敢对我直呼其名了?硬气了不少嘛……”他把卫久的长裤拉下来,果然后学还是被丝绢堵着。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体质特殊,自打他上过他一回,那处便一直淋漓不尽了。床笫之间,倒是个煽情的特 Xi_ng ,可就生活而言,着实不便。没想到都一年了,还是没恢复。玻璃美人二十岁之前不能行/房,莫不是真被他玩坏了?

    贺尹 M-o 着一手的濡湿,难得感到一丝内疚。

    卫久还和从前一样,没怎么样,眼泪就吧嗒吧嗒地往下掉,那双眼睛像不是眼睛,是两个泉眼似的,动不动就泪落如雨。你说他娇得腻人,他那么泪光盈盈地看着你,又看得人心肝肺软成一片。

    “好啦,不过是说你两句,这就受不了了!你遇到的人,卫榕也好,卫松也好,都对你不错,偏我是坏人,伤了你,害了你,你恨我是不是?”

    听了他接近道歉的话,卫久哭得更厉害,贺尹有些暴躁地把他的下巴钳住,“这有什么好哭的,快给我憋回去!老子今天过寿,来了是看你笑的,不许哭!”

    “呜呜…”卫久本来怕疼,被他捏着下巴更是疼得要命,软着膝盖朝前栽,“我想做…”

    “啊?”贺尹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你这、又染了什么新毛病?”

    “你、你、能不能…给我?”手里的身体又软又烫,贺尹本来留下他就目的不纯,但被卫久投怀送抱却还是第一次。加上卫久看他不反对,要得又急,自己把丝绢扯出来,湿淋淋地掷在地上,身下早蓄势待发。

    结合的时候,卫久只管抽噎着哭泣,羞答答地卷着腿,像是不知道往哪搁。贺尹接着他的膝盖把他搂着,还得了一声糯糯的感谢。这简直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谢谢”两个轻飘飘的字像是滚在他心尖上,烫得他头皮发麻。

    “谢、谢什么?谢我干你?”贺尹笑得下流极了,卫久却昏头昏脑地把话接过去应着。

    “嗯…呜…谢谢你…”

    “嘁。”嘴里是满不在乎地唾了一声,手上却把卫久的后脑拉近,深深地吻上去,“祝我生日快乐,快说。”

    “唔…祝你生日快乐…啊嗯…”

    贺尹盯着卫久琉璃珠似的眼睛,霎时心动,他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也许单纯是因为干得太爽了。玻璃美人的敏感体质,让他被轻轻一碰都会觉得疼,他的一揽一撞,都寸寸顶在卫久的心肝上似的。卫久给他颤动的脆弱的回应,这种回应伴随着疼痛,增添了无尽的甘美。又是卫久自愿的……

    自愿的…

    贺尹又咀嚼了一番卫久初始的哀求,缠绵的亲吻
 

热门推荐:

  • 帝君离婚之后+番外

    最新章节:第29节
    帝君没有熬过七万年之痒,离婚了。

    一刀绣春12-08 完结

  • 玻璃美人

    最新章节:第11节
    3019年,基因重组实验室流出一款颇为有趣的失败产品,代号118,但人们更喜欢管“它们”叫做,玻璃美人。他们肌肤的敏锐度是常人的十倍,任何细微的外界刺激,都会轻易令他们感受到极大的痛苦。因此,他们的性情大多敏感、脆弱、易怒。有人通过非法交易购买这种玻璃美人当作宠物。118-9被购买至卫家后,有了一个新名字,卫久。买他的是卫松,做为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弟弟兼情人卫榕。

    流亡贝壳12-27 完结

  • 不好好捉鬼就要嫁豪门+番外

    最新章节:第79节
    单北大学毕了业,打小教他各种玄学的爷爷语重心长地说:仔啊,你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该去履行自小定下的婚约了……单北:?于是单北逃了个婚。重返大都会,单北立志要赚钱赎身,谈一场自由恋爱。作为一个美术生学霸,单北所做的就是——拿起剪刀,剪出独属自己的纸人。做最牛的节目,捉最凶的鬼,查最诡异的案件。单北的创业路开了挂。都市各个渠道流传着剪纸人的传说。只是一次事件中偶遇的那个人,虽然法术高强,长得好看,却可怜巴巴,一贫如洗是怎么回事?同情心泛滥的单北:留下来一起分担房租也不错。

    诗小刀12-26 完结

  • 我在灵异世界撩汉[无限]

    最新章节:第158节
    霸总楚淮,被非人类寄生,身娇体弱,命不久矣。进入恐怖世界后被和谐成了……女装巨巨。进入副本第一天。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淮抱着被子,一脸淡定地爬上大佬的床:“我怕黑怕鬼,能一起睡吗?”靳天逸:“……”我装作不知道你是个男的。

    浪棠01-27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