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4节

流亡贝壳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只猫在场,卫久的身体本身就可以分泌出源源不断的润滑剂来。贺尹设法把自己完全地挤了进去,奶豆趴在床脚 T-ian 着卫久的一根脚趾头,卫久的身下就跟泛滥了似的,成了一个既紧又滑的销魂处。

    118号产品的寿命本来就不长,在二十岁之前按理是绝对不能接受 Xi_ng /事的。贺尹 Yi-n 差阳错地找到了窍门,抄着捷径做了一场。卫久被他压着,脚边的猫已经把他逼到绝处。

    “求求你求求你”这样可怜的哀声简直一次让贺尹听了个够,听到最后已经不想再听,捂着对方脆弱的脖颈痛痛快快地 Sh_e 了进去。

    卫久抠着他的手,哭得没了声,最后把眼睛一闭,绝望地呜咽,“别跟哥哥说。”

    贺尹嗤笑,“只给我一个人玩也好。”

    结束之后,贺尹毫无人 Xi_ng 地叫奶豆“收拾残局”。卫久瘫在床上昏了过去。

    昏迷之前,他在想,贺尹这样难缠的角色,不得不除。

    6.

    卫松这段时间很少回来,反而是卫榕借着由头来了一趟。听说玻璃美人一直被锁在主卧,趁着贺尹和管家说话的功夫直接溜了上去。

    “你还好吗?”他见卫久恹恹地趴着,精神还不如在他那的时候了。

    听见有人和他说话,卫久扭过身子,腰上捆着一束白纱,尾端没在腿间,显得有些怪异。不协调,但衬着他那把不盈一握的腰肢,倒是好看。看见来人了,也不说话也不动,垂着眼睫,让阳光擦过他的侧影,故意流露出惹人怜爱的脆弱来。

    “怎么了?”卫榕蹲下/身,关怀变得更加急切。卫久的两条长腿在地毯上屈着,下/身好似只盖了一层薄布,“是不是那个人欺负你?”

    卫久还是不说话,背过身去像在揩泪。身子一拧一转的,就诉说了无尽的委屈。卫榕巴巴地看着,知道自己不能逗留太久,上赶子把殷勤献上去,“你别怕,等我见着卫松跟他说!别哭了啊……”

    房门重新闭合,卫久的脸对着窗外的晴空,眼下干干爽爽,没有一丝泪痕。

    贺尹瞧见卫榕是从楼上下来,脸色不太好看,话不投机,很快下了逐客令,抱着奶豆回了房。

    卫久看见奶豆就怕,贺尹近一步,他就退一步,两个人绕着床框倒绕了半天。腰上的白纱散下来,被贺尹踩住,卫久退到一定的距离便不肯退了。两腿夹得很紧,纱布从臀后露出来,绷成了一条线,仔细观察的话,末端水润润的,甚至有些反光。最后一截布料到底藏在了哪里,不言自明。

    “又跑什么?那个小婊/子来找你了?他那种品行和脾气,容得下你?来我这之前,没少吃苦吧?”贺尹顺着仿生猫的背,自以为是地揣测着卫榕和他的关系。

    卫久一手扶着床,纱段在贺尹的脚底下被越收越紧,他堪堪夹着已经吃力,再要被逼紧分毫,就更吃不住,于是用另一只手去拉。

    贺尹被他的动作弄得有点眼热,脑子里乱哄哄的被 Y_u /望燎着,快记不得自己上来原本是要干什么。奶豆闻着味,不安地在他怀里挣动,他一想到上次有奶豆在场时的勃勃春情,嘴里就泛着干渴。但惊惧过度似乎对玻璃美人的身体有害,他也不敢隔三差五地就预演一番。

    他把白纱松了,任卫久收回去重新缠到腰间,赶了奶豆下楼,合上门开始仔细盘问。

    “卫松原来不是把你安置在他那,怎么想着要把你带回来了?”贺家查到的信儿,最多也是明面上的说法罢了,卫松本人的考虑,谁也问不着。今天卫榕要是不来,他也想不起要问,卫贺两家说白了也只是合作关系。但卫榕既然上门来了,知己知彼也总是好的。

    卫久眉头拧着,压得两只眼睛弯弯得泛泪,贺尹问归问,若是把手离他的大腿远着点就更好了。现在
他一边问着,热气颤巍巍地贴着卫久的耳垂和颈侧,另一边手里头还 M-o 着卫久光 L_uo 的大腿。——除了那层纱,他什么也不给人家穿。

    “我不知道。”卫久反手撑着床,姿势维持得艰难得很,腰背绷着,悬悬 Y_u 坠,“你能不能别 M-o 了…”

    “嗯。”贺尹吞了口口水,手指绕着那团白纱的边,一点点地撕扯,“那你跟我说,卫榕欺负过你没?他一定嫉妒你漂亮…虐待你,让你疼…是不是?”说着话,又把身子贴得更近,迫着卫久朝后倒。

    “没有…”卫久被贴得难受,手掌陷在床垫里越发吃力。他一否认,贺尹就把纱布拉出来一点,尽管有自身的体液润滑,可那样生硬的摩擦还是会让他疼。

    “真的没有…”贺尹明显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含着他的唇瓣不许他在出声。可手上的动作也不停,拉拽之间引出的哭叫全都硬给他堵回去。

    卫久受不住,双臂塌下去,栽到床上,略略打开一点腿,想要减小摩擦。贺尹趁着他这一点放松,干脆一鼓作气把纱布头完全扯了出来。最后的收尾打着一个结,拉扯出来的时候疼得卫久直打摆子,泣音凄厉得很,像生生被撕碎了似的喊疼。

    贺尹瞧他哭得可怜,扳开他的腿给他细细地 T-ian ,一段柔韧鲜红的舌头就蹿进他的身体内部去,搅得他肝肠寸断。

    “起码他没像你这么欺负我…”卫久哭得直打嗝,控诉的内容却听得贺尹直乐。

    把头从他的腿间抬起,由下至上虎视眈眈地盯着他,“料他也不敢。”说完十分满意地 T-ian 了 T-ian 唇。这小东西送给卫榕,凭卫榕那个废物样子,也不敢这么玩。

    只有他敢,只有他能。他背后仰仗着的家族,是可以和卫家平分秋色的存在,玩玩一个玻璃美人怎么了。哪怕这玻璃美人是卫松买的呢?最后还不是他的。

    但把人欺负狠了也怪可怜的。他把卫久带进怀里,像抓着一只不甘不愿的小猫崽一样亲了又亲,亲得人浑身泛红。

    卫久心里憋着一口气,憋得发抖。

    7.

    清晨贺尹总比卫久醒得早,他一醒了,就不叫别人安生。床比给卫久特制的毯子硬,因此卫久经常半夜溜下去睡。

    床头是一杯水,备着以便夜里渴了喝。贺尹瞧了瞧卫久的睡颜,悄无声息地 M-o 下床,把杯子攥手里端着。食指和中指 M-o 进杯子里去搅了搅,比在卫久的眉心处悬着。等水滴落下,便把卫久一惊。

    卫久一睁眼就瞧见的是他,心情很不好,怒气在眼底压着,挤出委屈的神气。

    “早啊小东西。”贺尹把杯子推到一边,附身将他额上的那点水珠吻掉。

    “早。”卫久闷闷地应着,声音带着些睡眠不足导致的沙哑。

    贺尹像条鱼似的把上身潜过去贴住他,想起昨天的不速之客,老调重弹地揪着人问,“他真没欺负过你?从来没有?”

    卫久不想答,把脸贴在毯子上躲开贺尹的凝视。贺尹觉得他是在撒娇,把手贴着他的背,把人捞进怀里捧着,“说实话,我给你报仇!”卫久不看他,脑袋栽在后面, X_io_ng 却挺着,贺尹问着问着又有些心猿意马。卫久若是盘菜,可真叫他怎么吃都吃不够。

    他低头隔着衣服把卫久的 Ru 首吸住,卫久吃痛,期期艾艾地哭了起来。

    卫松一进门,见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画面。比当初
 

热门推荐:

  • 帝君离婚之后+番外

    最新章节:第29节
    帝君没有熬过七万年之痒,离婚了。

    一刀绣春12-08 完结

  • 玻璃美人

    最新章节:第11节
    3019年,基因重组实验室流出一款颇为有趣的失败产品,代号118,但人们更喜欢管“它们”叫做,玻璃美人。他们肌肤的敏锐度是常人的十倍,任何细微的外界刺激,都会轻易令他们感受到极大的痛苦。因此,他们的性情大多敏感、脆弱、易怒。有人通过非法交易购买这种玻璃美人当作宠物。118-9被购买至卫家后,有了一个新名字,卫久。买他的是卫松,做为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弟弟兼情人卫榕。

    流亡贝壳12-27 完结

  • 不好好捉鬼就要嫁豪门+番外

    最新章节:第79节
    单北大学毕了业,打小教他各种玄学的爷爷语重心长地说:仔啊,你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该去履行自小定下的婚约了……单北:?于是单北逃了个婚。重返大都会,单北立志要赚钱赎身,谈一场自由恋爱。作为一个美术生学霸,单北所做的就是——拿起剪刀,剪出独属自己的纸人。做最牛的节目,捉最凶的鬼,查最诡异的案件。单北的创业路开了挂。都市各个渠道流传着剪纸人的传说。只是一次事件中偶遇的那个人,虽然法术高强,长得好看,却可怜巴巴,一贫如洗是怎么回事?同情心泛滥的单北:留下来一起分担房租也不错。

    诗小刀12-26 完结

  • 我在灵异世界撩汉[无限]

    最新章节:第158节
    霸总楚淮,被非人类寄生,身娇体弱,命不久矣。进入恐怖世界后被和谐成了……女装巨巨。进入副本第一天。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淮抱着被子,一脸淡定地爬上大佬的床:“我怕黑怕鬼,能一起睡吗?”靳天逸:“……”我装作不知道你是个男的。

    浪棠01-27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