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2节

流亡贝壳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卫榕歪歪脑袋,得意的笑,“也就是你,我对哥哥都没做过!但他应该很喜欢别人 T-ian 他哦,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说完便含住刚刚卫久被自己捏疼了的地方。一点点温热的唾液黏在皮肤上,对卫久而言就像被烧灼。他一生都离不开各项指标维持在标准平衡状态的防护区,经不起任何刺激。

    他这样的产品,是废品,是一不留神就要摔碎了的玻璃。既是玻璃,又是美人,对他们而言,并不是赞誉,而是诅咒。

    他小小的玉一样的腕骨被卫榕张开嘴含着,不应有的灼热让他浑身腻起一层薄汗。

    口中呼出的水汽也漂亮得很,卫榕见他开口就是娇艳的水红,并着两指便挨上去搅动。提醒着自己不要太用力,却被卫久隐忍的颤抖不断引到深处去。

    “还是…还是你来吧……”

    卫久怔怔盯着他的身后,卫榕以为他没听明白,“你来, T-ian 我,乖。”说完还搔了搔他的下巴,动作很轻。

    “给你买宠物,是叫你这么玩的吗?”身后是防护罩重新开启的声音。

    “今天不是你那位的生日?你来我这,他不生气?”卫榕倒没有被卫松的突然出现吓着,替卫久把裤管撸下来,就大大咧咧地岔腿在地上坐着。

    卫久缩在一边,连眼珠都安安分分的没有乱看。

    卫松大概是觉得他这份乖顺可人,像抱一只猫一样把他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卫榕见两人往外走,坐不住了,“蹭”地站起来,挡在卫松身前,“你都把他送我了,还能要走?”

    “这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想拿走什么,就拿走什么。”卫松说话一直有一种四平八稳的从容,从容和冷漠。他要刺痛谁的时候,一点情面都不会留。

    卫榕的剑拔弩张瞬间像漏了气一样。他是上不得台面的野种,为了替母亲争口气,才傍着卫松把自己的姓挣回来了。身家 Xi_ng 命都在卫松手里攥着,他造次不起来。

    “他…他才十六呢,出了防护层,就是一死。那么贵买的,哥哥别浪费了嘛……”话说到后头越来越软,没皮没脸的撒娇信手拈来。卫松有时候也好奇,这卫榕回来之前,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脾气坏的时候不管不顾折腾起来没有底线,稍稍吓吓他又谄媚得像没有骨头。屈居人下对他而言好像也没有任何心理障碍,转身对着一个宠物也能硬得起来。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卫榕。别让我太恶心你。”

    卫久被抱走,眼睛藏在卫松的肩膀后面,盯着卫榕偷偷捏紧的拳头。卫松托着他的臀,他把眼睛慢慢垂下来,轻声申诉:“哥哥轻一点。”

    “嗯。”卫松把另一手也用上,扶住他的腰,分摊一些力道。调整过后,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你叫我什么?”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该叫你什么…”

    卫松勾唇,“叫‘主人’。”

    3.

    直到被抱上车,卫久也没喊出那两个字。卫松捻着他的发梢,发现他紧张得满脸通红,一副热气腾腾的样子。看他这么不经逗,便作罢,只把人老老实实地搂着,怕他跌到哪里摔个好歹。

    想到走时卫榕叫着,“那么贵买的”,不禁觉得好笑。没忍住用指节擦了擦卫久的白瓷似的脸蛋,“这么贵买的,一点也不听话,连人也不会喊。”

    卫久攀着他的脖子,把头深深地低着,恨不得藏近卫松的肩窝里似的。暖暖的气流擦过卫松的耳侧。

    “哥哥。”软乎乎一个人,在这样的小事上偏固执着。

    卫松捏着他的腮,心里觉得这点调皮或者逆反来得倒可爱,要他张开嘴把舌头伸出来。

    “啊——”卫久习惯了在实验室里被检查身体时的反应,吐着舌头还要发出长音
。卫松搂着他的后脑把他送上来的舌头一口含住,是寸土不让的亲吻方式,吞吃了又挺进,把人逼到绝处。激动之下,手与唇都用大了力,卫久呼救不能,在他怀里抖着身子哭。

    一个吻罢了,卫久哭得人都像透明了似的。

    “对不起,弄疼你了。”卫松亲亲他的额头,难得产生了心疼的感觉:这么一个小东西,用手指头也能被人按死了。太易摧折了。

    “那以后可以不叫主人,你喜欢叫哥哥就叫,但只能在没人的时候,听到了吗?”卫久挂着泪珠乖乖点头,手脚都在卫松怀里窝着,像给出了整条命去交托信任和依靠。

    只是到了主宅,在旁人眼里又是另一个样子。

    卫松的伴侣是贺家人。两人结婚之后商量好了起码要让双方在台面上过得去。今天是贺尹的生日,卫松一进门就抱着个来历不明的漂亮玩意儿不撒手,怎么说都有点不太像话。贺家的长辈见了,都是一脸 Y_u 言又止的样子。只有贺尹不以为意。

    卫松是个什么德行,他清楚得很。两个人为了争上下,结婚到现在也没同过床。这是故意臊他来了。他今天就偏生不低这个头。他“嫁”来卫家,已经是他吃亏了,凭什么还叫姓卫的继续占便宜?

    两个人在场面上杠着,卫松抱着卫久直接进了主卧,“送你的小玩意儿,以后就养在你屋里吧。”

    “生日快乐,亲爱的。”

    贺尹被恶心得想吐,最后也只能端着酒杯皮笑肉不笑地把“礼物”收下了。

    贺家很快派人查清了卫久的来路,得知不过是个玻璃美人,便放下心来,叫贺尹暂且忍着。只是贺尹还打听到这个玻璃美人之前是从哪转过了一圈之后,脸色很不好看。如果那天卫榕够识时务,出现在生日会上的就是他本人了。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曾和这么好的一个露脸转正的机会失之交臂。

    主卧的床边给卫久准备了个毯子,防护罩的范围本来应该是整个卧室,但被贺尹吵着缩了一大半,剩下点原地打转的位置给他。

    夜里卫松过来,两个人还是针锋相对地吵架。气呼呼地停战了,才把目光不约而同地放到卫久的身上。防护罩里听不见他们吵,卫久一个人,面朝着窗子安安静静地看星星。

    卫松横了贺尹一眼,想起来自己倒确实还有个真正的温柔乡可去,伸手把防护罩打开,要把卫久抱到隔壁去。

    贺尹一拳锤在他的左脸上,积蓄多日的愤怒终于爆发,“姓卫的你还要不要脸!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都要碰!”

    卫松把脸捂着,匪夷所思地质问,“你不让我碰你,也不让我碰别人。你是不是哪里有问题?有问题趁早去治!”

    “你才有问题!凭什么是你睡我,我还想睡你呢,你不让我碰,你是不是哪不行?”

    卫久夹在他们中间,无辜地被搅了清闲,目瞪口呆地听着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揶揄和挤兑。最后事情的发展完全失去控制,喋喋不休的场面演变成两个人面对着面自渎。一边动作着,一边咒骂不止。

    贺尹先结束了,坐在床头瞧见还有第三个人在,趾高气昂地发号施令,“你,叫什么九的,过来给我 T-ian 干净。”

    卫松听见他支使卫久,有些不悦,但还是沉着脸没有任何阻拦。

    卫久慢吞吞地走过去,被扯着领子蹲下来。

    “唉,你慢点,他容易疼!”

    卫久的发梢遮住了大半张脸,谁也看不着他眼里的情绪
 

热门推荐:

  • 帝君离婚之后+番外

    最新章节:第29节
    帝君没有熬过七万年之痒,离婚了。

    一刀绣春12-08 完结

  • 玻璃美人

    最新章节:第11节
    3019年,基因重组实验室流出一款颇为有趣的失败产品,代号118,但人们更喜欢管“它们”叫做,玻璃美人。他们肌肤的敏锐度是常人的十倍,任何细微的外界刺激,都会轻易令他们感受到极大的痛苦。因此,他们的性情大多敏感、脆弱、易怒。有人通过非法交易购买这种玻璃美人当作宠物。118-9被购买至卫家后,有了一个新名字,卫久。买他的是卫松,做为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弟弟兼情人卫榕。

    流亡贝壳12-27 完结

  • 不好好捉鬼就要嫁豪门+番外

    最新章节:第79节
    单北大学毕了业,打小教他各种玄学的爷爷语重心长地说:仔啊,你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该去履行自小定下的婚约了……单北:?于是单北逃了个婚。重返大都会,单北立志要赚钱赎身,谈一场自由恋爱。作为一个美术生学霸,单北所做的就是——拿起剪刀,剪出独属自己的纸人。做最牛的节目,捉最凶的鬼,查最诡异的案件。单北的创业路开了挂。都市各个渠道流传着剪纸人的传说。只是一次事件中偶遇的那个人,虽然法术高强,长得好看,却可怜巴巴,一贫如洗是怎么回事?同情心泛滥的单北:留下来一起分担房租也不错。

    诗小刀12-26 完结

  • 我在灵异世界撩汉[无限]

    最新章节:第158节
    霸总楚淮,被非人类寄生,身娇体弱,命不久矣。进入恐怖世界后被和谐成了……女装巨巨。进入副本第一天。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淮抱着被子,一脸淡定地爬上大佬的床:“我怕黑怕鬼,能一起睡吗?”靳天逸:“……”我装作不知道你是个男的。

    浪棠01-27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