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69节

橘子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吧。

    他随意的把手中的玩意儿抛给他,看见佑赫接住后脸色都变了,诧异的神色毫无掩饰的流露出来。他感到心里大爽,比小树林里羞辱他那番更爽无数倍,他翻身跨上马背,绝尘而去,「我先走一步了,这里就给你收拾,我可不是怕你,记得下次我们见面,再来比过!哈哈哈哈哈……」

    转眼间,只剩下漫天飞舞的尘沙,以及被晒在当场的浩荡军队。两军对决岂能当儿戏,可佑赫手中这块沉甸甸的金牌,却明明白白的召示著讽刺的事实:所有的人都被戏弄了,连一向无败绩的彰佑赫也算在内,全被那个男人摆了一道。

    这算什么?!简直是笑话,其耻大辱!

    **.xs8**

    **.xs8**

    **.xs8**

    「佑赫,你别这样啊!」打赢了还不爽的他还是第一次看见。秦暮亦步亦趋的跟在大步如流星的佑赫后面,追得气喘嘘嘘,「佑赫,你走慢一点,你听我说……啊!」

    前面急速的身躯突然停下来,他来不及收势,就一下撞上了佑赫的背:「哎哟……你冷静一下,咱们这回没费一兵一卒就打了胜仗,这不最好吗!」

    「没费一兵一卒?」低沉的语气轻轻的重复著他的话,他才想接口,那张背对著他的俊颜已经倏的转了过来,眯起的黑眸里显而易见的怒火,让秦暮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身子也往后倾了一倾。

    「那你告诉我靳尘哪去了!」

    「靳尘……」靳尘……

    像是老天有意救他,沉默的时刻士兵的声音插了进来——

    「报告将军,我们在十里外的地方发现了刺客的尸首。」

    「死了?」佑赫皱起了眉,片刻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 Yi-n 沈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不用管他了,叫你们的人回来吧。」他蹲下身将手里的缰绳拴在地上的木桩上,秦暮愣了片刻也只好跟著蹲下来:「佑赫,你听我说……」

    可惜他还没说完佑赫就已经拴好了又站了起来,抬手开始松马鞍。

    「佑赫,难道你怀疑靳尘他叛变?」

    「我没说过。」秦暮等了半天才等到这一句,忍不住当下拍住了佑赫正在整理的马鞍,「你就是这么想的!」

    佑赫这才停下了手,盯著秦暮拍在马鞍上的手发呆,然后索 Xi_ng 放弃收拾的动作,直接转过头来面对他,「那你告诉我,以靳尘的身手和武功,怎么会敌不过那个北辽的刺客?!更何况说那个已经受了伤的滕尔载!」

    「那……那也不排除有意外啊!」

    「……」

    「佑赫,大家朋友一场,你又不是不知道靳尘的为人,他不是那种出卖朋友的人啊!」

    「我……」我也当然希望是。我宁愿是自己错了,是自己以小人心度君子腹,也不希望真相是我想的那样啊!「不管怎么样,先找著靳尘再说。」

    「对对,到时候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可是似乎总是人算不如天算,老天又一次印证了造化弄人。

    七日后,他们接到了皇帝的圣旨——

    和势均力敌的北辽之争,未损一兵一毫,就轻易大获全胜,连金牌都到了手。

    十万精兵死的死,降的降,就连副将都明白大势已去,最后举刀自刎。强大的北辽在一昔间溃不成军。

    西林皇帝最有威胁力的对手,不出三日就送来了求和的议书,北辽的财富尽数贡来。

    皇上龙颜大悦,即刻召禁军回宫,开恩大赏。

    求和的议书既签,前线已无战事,禁军终于离开了驻扎了大半年的草原,撤至大本营——西林边境内最西北方的城市热城。

    既是边塞城市,民风淳朴,景色也与繁华的库尔勒截然不同。

   
 远离尘嚣的纯净让佑赫起了兴致,扔了一身的繁冗礼节,将军的身份和不断困扰的琐事,他骑马载著他的宝贝整个草原的奔跑,追赶那些放牧的羊群,然后连马儿一同扑进温暖平缓的大河里,压根不在意远处洗衣的年轻女子惊诧爱慕的目光,他像孩子一样肆意霸道的把他按到河里戏弄。

    那雪白的身子细嫩而光滑,一开始还泛著羞涩的红晕,顾于白天敞开的窒外及远处零零星星的人,扭扭捏捏的躲闪著他的手,不让他得逞的剥下衣裳,到后来却贪恋著河水清凉的触感,连亵衣都被河水卷走了也顾不上,像久困在笼中的小动物终于被放风出来,欢天喜地一般的在浅浅的河水里扑腾,溅得他一头一脸的水,他背对著阳光,面前是熠熠闪亮的缎子一般的河水,水中的这具美妙的身体湿露露的,晶亮的水珠沿著光滑的曲线蜿蜒滑下,一闪一闪的晃花他的眼,显得那么不真实,就像……神话中专门诱惑男人的水妖……

    要人命的小妖精……

    单是看著他就已令他口干舌燥,他明明浸在清凉的河水中,却觉得浑身燥热,他忍著 Y_u 望把他压在马背上尽情的索吻,然后好不容易挨到黄昏,在河岸低矮的灌木的遮掩下,一遍遍的占有他。

    他曾经发誓,要带他爱的人来这里,看看自己驻守的这片美丽的世外桃源,那时他以为会是珂珂……但是那时到底是年少轻狂,以为怀里所拥抱著的,就是注定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天地。结果老天爷捉弄他,挫了他的锐气,磨掉了他的幼稚,然后给了他这样的小东西,一个什么都没有,却可以令他在最痛苦的时候,重新振作起来的宝贝。

    他还想和他再在这里过些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可是毕竟时间紧凑,来不及多作停留,由于长年驻守热城要塞,多数的士兵已在此成家,因此修整了二日后,佑赫就留下七成的人继续驻守,只带了三成的人却也有三万之多足够称得上浩浩荡荡的回了京师。

    西林的君亲临城下迎接凯旋而归的军队,之后直接接进宫中大摆盛宴。不过酒过三循的时候,就开始有人借口离开而后闹失踪不回来,领头的就是副将秦暮本人。皇上后来怒了,扬言谁再敢中途离席不回就欺君之罪抄他全家。剩下的人只好暗地埋怨自己动作不够快,也不得不忍著回家的冲动留下来舍命陪君子。

    等到宴会散尽再送走皇上,佑赫回到家中,已经差不多快五更了。直接从后门进去回自己的厢房。院子里漆黑一片,他的屋子里却亮著微弱的烛光。他以为他又没睡在等他,轻轻的进门才发现那小东西已经窝到了床上,不过却没有脱外衣,只用被子盖住了腿,看来本是要等他结果毕竟经过了回家的长途拔涉累著了,撑不住先打起盹来。他一切收拾妥当之后熄了灯上床,本来想不吵到他就这样睡了,可是他给他脱衣服的时候还是不小心弄醒了他。

    「嗯……嗯……佑赫?」怀里的人儿揉著眼睛打了个哈欠,嫩嫩的哼哼著,「这么晚了……才回来?」

    「嗯。」他含糊的应了一声,把他的胳膊拉直好把袖子褪下来,「你继续睡。」

    「嗯。」很乖的答应著,但是睡虫明显的已经被他赶跑了,温暖柔软的小身体安静的蜷在他怀里,却不老实的伸出手,抓了他脖子上挂的血玉把玩。

    「你没事干的话……咱们……就做点有意思的事儿……」

    黑暗中,沙哑的呢喃腻腻的吹到他的脸上,胜皓脸蛋一红,赶紧把手缩了回来,但下一秒腰又被他搂住,那张俊美的脸转眼已贴到他的面前,
 

热门推荐:

  • [雷安ABO]天生一对

    最新章节:第80节
    深夜终于散去,一切困扰都渐行渐远。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目前的状况——事态失控,计划脱轨,所有事情都和预想中的背道而驰。可在这一刻,却只觉得长夜将明,万物蓬勃。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他义无反顾地闯进你的生命里,将你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最后还要告诉你:我披荆斩棘就是为了终有一天,能站在这里,亲吻你,告诉你,我所有的愿意、愿意、愿意。

    没有名字12-03 完结

  • [瓶邪ABO]戒断反应+番外

    最新章节:第20节
    他正与吴邪搂抱在一起,以一种紧密无间的,交媾的姿势。彼此下身的反应都已经非常明显,而他右手有三根手指刚刚埋入吴邪体内。甬道干涩而紧致,他试图曲直**了几次,换来吴邪卡在嗓子里的一些破碎呻吟。张起灵低头去看吴邪的脸,只见他的眼睛用黑色的布条绑着,眼角润出颜色稍深的水渍。此外,自己的左手手腕被简单固定着,稍一动作就有非常强烈的刺痛感。吴邪难捱地扭着腰,试图给自己争取一些渴望已久的摩擦,他凌乱地顶撞在张起灵腹部,顶端已微微渗出液体。

    孤舟闲行12-12 完结

  • 将军的新娘

    最新章节:第48节
    南殷国与西林国合亲的新娘,竟是青楼之中任人狎玩的男脔!?匆匆代嫁的他甚至连性别都没有被弄清楚,就让人绑架至花轿上。他是个娼妓、他是个男人。这些理所当然的理由都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要让他发现,也不能让他起疑心,千万记住啊!事关重大,到时候你一人丧命事小,可关系著整个儿南殷国的存亡啊!

    橘子05-30 完结

  • [双聂]刀山火海也愿+番外

    最新章节:第60节
    聂怀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金光瑶死后,他自请主持封棺大典,竟办得面面俱到,井然有序,可叫世人大吃一惊。此后数年,兰陵金氏势力渐微,他带领的清河聂氏却慢慢崭露头角,群揽贤士,广邀门生,渐渐向聂明玦在任时期的盛况靠拢,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任聂怀桑如何心思机敏、七窍玲珑,他仍有一处无法改变的硬伤,便是自身修为薄弱。他从少年时期便疏于修炼,聂明玦在世时为了这事没少喝骂他,却也没有什么成效,只因他想着家主之位有自家大哥担着,他便可以一辈子做一个闲散公子。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12-06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