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68节

橘子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不起,佑,我放了他……

    兄弟一场,这是我这生唯一求你的一次……

    你放过他吧……

    「你给我闭嘴!!」恶狠狠的吼出一句,滕尔载将手臂里的重量甩到马背上,「你也知道他要杀我?!」

    你知道?你知道他要杀我?

    那你为什么还要告诉我?

    你什么都不说,我就会乖乖的称你的意跟你回去了,投降了……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投降的么……

    你为什么还要在现在告诉我!

    他再坚强,也承受不了一连串接二连三的背叛!!

    「对……我……早知道……」佑给我任务的时候就什么都告诉我了。

    现在你知道真相了,走吧……走得远远的,再也别回来……

    伤口好疼,疼得他眼泪都流出来了。靳尘将脸埋在马儿乱蓬蓬的鬃毛间,不忍看他惊愕的脸色。想著下一刻,这个冷血的男人就会把自己从马背 上毫不留情的扯到地上,万蹄踏死。

    身下一阵晃动,接著强健的身躯贴上了他的背,让他知道他也骑上来了,但下一刻他的身体却没有跌落马背,反倒被温暖的手臂栏腰搂住。

    「你……」他慌张的抬起头来,马儿已经迈开步子开始小跑,「你疯了……你不能回去!」

    身下猛的颠簸起来,让他的身体失去平衡向后正跌入他怀里,耳边传来暖暖的鼻息,以及又回复了以往狂妄轻佻的语气,「谁说我要回西林了?」

    不是?!

    靳尘勉强的睁开酸痛的眼,天色已开始转亮,黎明到了。

    马儿冲著晨光照耀下美丽草原上闪光的大河飞奔而去。

    他要……回北辽?!

    模糊的大脑刹时只闪过这道认识,靳尘几乎要尖叫出来,「你一样会被杀的!」

    「呵呵……」腰间的手臂紧了紧,厚实的披风围了上来,将他全圈进他温暖的怀里。他在完全陷入昏迷之前,隐隐约约听见耳边得意的轻声,「可是我现在有了你做人质,还会被怀疑吗?」

    第十五章

    草原上起风,吹动衣袂,唰唰作响。

    上一次无人料到的意外,让西林最重要的人质重逃回北辽,成为西林历次纵横沙场以来最大的失误。

    而这次失误,将预期中的决战时刻提早了整整二个月。

    两对人马交会在草原上,数十万重兵压境,气势迫人。

    真没想到,竟然还有机会在沙场上见面!

    那个人,本来已该是囊中之物了!可惜在最近一刻让他跑了!

    佑赫面上没有表情,暗中却咬著牙,只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留他的命劝降,早知如此,当时就应该趁早除掉他,以防后患。

    他不知道那晚靳尘追出去遇见了什么,怎么会失手,但现在看来都不重要了。这个男人既然现在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那靳尘多半……已经遭到不测了……

    他还在想著他几时要发动攻击,会用什么策略,就看见不远处那为首的高头骏马晃了晃头,竟然懒洋洋的踏著蹄子溜达了过来。

    他以为他想要走近一步好说话,没想到到了离他一百米处的地方,他仍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侥是他久经沙场,阅敌无数,此刻竟也猜不出他的意图。

    他该知道,此番独自前来,无异于送死。可是那战马懒散而又优雅的样子,却令佑赫大感震惊。

    马如其人。训练有素的战马,可以从主人身上感知到他的情绪和感觉,也会跟著主人的紧张而紧张,随著他的放松而放松。

    人的真实心理,是可以靠表情靠动作掩饰的,但是动物却不会。

    如此看来,那滕尔载的身上,竟然也没有带一丝的杀气,不然敏感如马,是绝不会感受
不出来的……

    身后的军队有小小的骚动,看来感到奇怪的不止他一个。

    他抬起一只手来,示意不要轻举妄动。他还没有猜出他的举动。

    这个男人太狡猾,太 Yi-n 沈,不能按照常理推断他的想法。尽管他未露一丝杀气,他还是不敢轻敌,怕他会耍什么花样,在如此箭拔弩张的气氛下,任何哪怕是最小的失误都会导致他全盘皆输。他必须谨慎。

    他想的正当,那一人一马已经转眼到了身前。一个人跑到离他这么近的地方无异于找死,可是佑赫竟从那张沉静得过分的脸上找不出一丝的慌乱。这个男人确确实实是自信得过份,完全是一副让人不可思议的胜券在握的神情。

    忌于气势,佑赫眯起了眼,毫不躲闪的直视那双黑色野 Xi_ng 的眸子。

    而那傲然不群的两匹马,眼神似乎都在空气中相交激出火花。

    不管你耍什么花样,我都有办法应付。

    就算是……就算是你有靳尘做为谈判的筹码!

    如果说先前滕尔载的举动让人捉 M-o 不透,却暗自替他捏把冷汗,那他接下来的动作就非一般震惊可形容了。

    他下了马。

    他的剑留在马背的鞘里。

    他低下头将手探入怀里,拿出了一块东西。

    佑赫还来不及看清是什么,就觉得一块黑影直奔面上飞来,他下意识的一接,将它抄在了手中。

    刹时全场所有的焦点,都由滕尔载的怀里转移到他的手上。他不敢相信手中沉甸甸的触感,握了许多才在众人迫不及待的目光下展开手掌。

    「哗——」伴随著骤然爆发的骚动,佑赫的脸色也同时转成苍白,头一次破天荒的呆愣著发不出声音……

    全场唯一自始至终都没变过的,竟然就只有那孤身处在敌军营里的男人,仍然稳如泰山,处变不惊。

    此刻的风云变幻对他来说,只是一场儿戏,看看就好。

    我并不懂什么是精忠报国,我只知道,别人对我好,我便也对他好。别人要想害我,那我必定十倍奉还。

    我才不是什么所谓的英雄之士,国仇家恨对我来说全是屁话,别想用这个牵绊我。精忠报国的人多的是,不缺我一个。我也不屑跟他们一样愚忠。

    再说,北辽给我了什么?不过是十几年的痛苦经历而已,什么也没有!我领军出征,被掳的时候,竟然还要派人来杀我。

    是北辽先背叛的我,现在却想让我为它卖命,门都没有!我当初,会领军杀到沙场,不过是为了证明我比彰佑赫更强罢了。但是现在,我得到了更想要的东西,不想再为其它无聊的事情浪费时间。我要把之前失去的东西,浪费掉的岁月,好好的原原本本的补回来。

    不过,我向来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走之前,我不想欠人家的情。虽然我是个只为自己活著的人,但个人恩怨却统统记得清楚。

    这十万精兵可能是北辽的命根,对我来说,却有如粪土。

    便是给了你,于我又有何损失?

    他下了马,径直走到佑赫的面前,在人人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的时候,他探手进怀, M-o 出了金牌,那是代表北辽军权的令牌,皇帝之命,得之者便得北辽十万精兵。

    「你的小随从在我这儿,这个,就当是聘礼吧!至于尾数,我想西林的皇帝老儿会给你的!」彰佑赫,有了这个你要是还不赢,那就干脆辞官买块豆腐撞死
 

热门推荐:

  • [雷安ABO]天生一对

    最新章节:第80节
    深夜终于散去,一切困扰都渐行渐远。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目前的状况——事态失控,计划脱轨,所有事情都和预想中的背道而驰。可在这一刻,却只觉得长夜将明,万物蓬勃。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他义无反顾地闯进你的生命里,将你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最后还要告诉你:我披荆斩棘就是为了终有一天,能站在这里,亲吻你,告诉你,我所有的愿意、愿意、愿意。

    没有名字12-03 完结

  • [瓶邪ABO]戒断反应+番外

    最新章节:第20节
    他正与吴邪搂抱在一起,以一种紧密无间的,交媾的姿势。彼此下身的反应都已经非常明显,而他右手有三根手指刚刚埋入吴邪体内。甬道干涩而紧致,他试图曲直**了几次,换来吴邪卡在嗓子里的一些破碎呻吟。张起灵低头去看吴邪的脸,只见他的眼睛用黑色的布条绑着,眼角润出颜色稍深的水渍。此外,自己的左手手腕被简单固定着,稍一动作就有非常强烈的刺痛感。吴邪难捱地扭着腰,试图给自己争取一些渴望已久的摩擦,他凌乱地顶撞在张起灵腹部,顶端已微微渗出液体。

    孤舟闲行12-12 完结

  • 将军的新娘

    最新章节:第48节
    南殷国与西林国合亲的新娘,竟是青楼之中任人狎玩的男脔!?匆匆代嫁的他甚至连性别都没有被弄清楚,就让人绑架至花轿上。他是个娼妓、他是个男人。这些理所当然的理由都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要让他发现,也不能让他起疑心,千万记住啊!事关重大,到时候你一人丧命事小,可关系著整个儿南殷国的存亡啊!

    橘子05-30 完结

  • [双聂]刀山火海也愿+番外

    最新章节:第60节
    聂怀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金光瑶死后,他自请主持封棺大典,竟办得面面俱到,井然有序,可叫世人大吃一惊。此后数年,兰陵金氏势力渐微,他带领的清河聂氏却慢慢崭露头角,群揽贤士,广邀门生,渐渐向聂明玦在任时期的盛况靠拢,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任聂怀桑如何心思机敏、七窍玲珑,他仍有一处无法改变的硬伤,便是自身修为薄弱。他从少年时期便疏于修炼,聂明玦在世时为了这事没少喝骂他,却也没有什么成效,只因他想着家主之位有自家大哥担着,他便可以一辈子做一个闲散公子。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12-06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