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48节

橘子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才来害羞似乎有点为时过晚……

    安 We_i 似的吻了吻那烫热热的脸蛋,惊觉自己在要了他一整夜后,仍然被眼前的春色撩拨起了 Y_u 望,佑赫还是匆忙的放下了胜皓的腿,重又用被子裹好了他。要不然一会儿真的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他这一天恐怕就得跟他耗在了榻上,什么事也别想干了。

    「我没事儿,佑赫!」

    「不疼了?」

    「嗯。」小心翼翼的搂住佑赫的腰,像是生怕他会推开一样,胜皓试探著轻轻将头靠了过去。

    「困了?」将那细嫩瘦小的身子揽进怀里,轻轻揉著那头柔软的金发,「睡一会儿吧。」

    佑赫抬头看看外面,天色也不早了,从那天算起来今日刚好有十天了,昨夜的温存本来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甚至,为了保持平日的心态,他还刻意回避了和他接触的机会。他原本打算早早的睡下,早早的起床,然后全然冷静清醒的去救人。怎料到昨晚一回帐好死不死的正赶上这人儿出浴的一幕,结果当然不得而知,他又一次像个初尝欢爱的毛头小子一样迅速的冲动起来,订好的计划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直接将他掳上床肆意疼爱……

    出轨了,一切都不在他的控制之中,一向自律得残酷的他,竟然如此放纵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沉溺,无休止的要他,直到天亮……

    该走了,再不走真的该误事了。

    佑赫下定决心的将怀里的小人儿捉出来按在褥子上,起身开始著衣整理。

    「佑赫,去哪?」失了温暖依靠的胜皓,再也无法安心入睡,从被中爬起来,眼巴巴的望著正在著衫的情人。才刚刚和他亲热完,他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会儿呢,就又要出去了?

    「有事。」漫不经心的敷衍了一句,佑赫勒上腰带,扣著,偏过头瞥著裹著被子坐在一旁的宝贝,那可爱的眼里失望的情绪还没来得及隐去,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小动物,显得楚楚可怜。

    忍著,不理他,他给了他太多了,这次不能再心软……不理他……他继续套上外衣,低头系著襟口的细绸带。不合意,又解了,重系……还是不顺眼,他耐著 Xi_ng 子拆了,再换一个方向扣……反覆了几次之后,佑赫恼怒的发现平日随手便打上的结,不知为何,此刻怎么也无法顺手的系上。真是令人生气……

    他终于认命的叹了口气,转身坐回胜皓身边,拢紧了裹在他身上的棉被:「我有点事要去做,没什么重要的,很快就回来。你乖乖的在帐中等我,听见了?」不是不想告诉他,他没打算把他当外人,只是,怕说出来让他担无谓的心。他的宝贝太过敏感,不适合这血腥杀戳的战场。而且,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又有恒远跟著,他应该不费什么力气就能搞定。

    「嗯……」这样他就放心了,虽然他什么也帮不了他,但,至少让他知道,让他起码还知道他去干什么,什么时候回来,而不至于像个废人一样被隔离在他身外,让他觉得连替他担心都不够资格……

    「小心点啊。」他像个初为人妇的小媳妇,细细叮嘱著即将出门的夫婿。

    「嗯。」

    不冷不热的响应,此刻一如平常的冷漠的佑赫,以及刚刚只在私下,欢爱之时才不吝惜稍露温柔的情人,无不让他著迷,著迷得,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是如此的……爱著他呵……

    「行了,我走了。」舍不得,他竟有了留恋,一向无牵无挂、独来独往的他,竟有了留恋……

    故意冷冷的说道,佑赫绝情的起身,再不看那人儿一眼,就要离去,但……

    「啊,等等……」

    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衣角,轻轻的扯著,迫他不得不又俯下身子。

    那漂亮的手攀上他敞开的襟口,熟练的挑弄著,几下便将松开的绸带系在一起,挽了个简单又漂亮的
结。

    佑赫低头看著帮自己整理衣物的宝贝,小心的放轻了呼吸,似乎稍稍加大的动静都会吓到这专注的人儿。

    视线,不由得被吸引,追随著那修长的手指,穿梭在玄色的绸带间……

    从来没有过的情绪涌上心头,渐渐蔓延开来……

    他的世界,刹时仿佛只剩下眼前的宝贝,没有纷飞的战火,没有叫嚣的杀戮,没有飞沙走石的沙场……只有他……

    只有他……

    「好了。」满意的抚平了刚刚打结时弄皱的衣襟,胜皓抬起眼,献宝似的看向心爱的人儿。

    「……佑赫?」

    他顿时迷失在那双漆黑眼眸的凝视中,恍惚间觉得他似乎笑了,那美丽的唇明明弯了弯,微微的轻启……

    佑赫……想说什么?

    他屏息的期待著,但佑赫张了张唇,却终于什么也没有说,只在直起身来的时候,蓦的,将他搂入怀里……

    「好好的……等我回来……」

    好好的……等我回来……

    等他回过神来,帐中早已不见他的身影,只有那轻轻的低语,承诺一般的,仍然回荡在耳边,似乎他仍在抱著他,仍然覆在他耳旁,暖暖的呼吸吹著他的耳朵,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低低的承诺……

    幸福……

    满足……

    胜皓蜷在被子中,甜蜜的一遍遍回味著,只觉得,一生中,从未有过这样幸福的时刻……

    只是,为什么,他仍会有隐隐不安的感觉……

    「你不能这么做,佑!」

    「照我的话做,恒远!」

    「佑……」

    「听著,恒远,这里,是这片山林唯一的出口。」佑赫翻身跨上马背,「我要你……封住这里,找到隐藏在附近不远的北辽兵士,一个也别留。」

    「好。」原来是这样。恒远了解的挑了挑眉,「靳尘,就拜托你了。」

    「小心。」嘱咐完,佑赫扯起缰绳,策马而去。

    「……」

    「你这笨蛋!」看著被数十个北辽大汉围起来却仍然一脸冷傲的狂妄男人,靳尘第一次感到心惊动魄与无可奈何。他竟然真的听话的一个人来了……简直是找死!!

    「彰佑赫,果然是守约之人啊!」滕尔载得意的将旁边绑得像粽子一样的人质推到身前,锋利的刀,已经架上了靳尘的脖子,「滕某久闻大名啊,幸会,幸会!」

    「废话少说,我来了,你想怎么样?」在心里估计了一下距离,此时离著他最近的有五个人,都在五步之外。然后,有十个人在周边守著……不太好办呢,太分散了,杀起来都要花些时间……

    佑赫微微的偏头,身后不远处的灌木后藏著两人……弓箭?想 Sh_e 死他吗?!他不露痕迹的转过视线,瞥到另一侧的巨大的柏树,树梢有些微微的颤动……

    看来滕尔载这次是准备好要置他于死地了,希望恒远可以俐落的把守在更外边的辽兵干掉,不然他恐怕就要有点麻烦了。

    「哼,彰佑赫,你现在落在我手上,还狂什么?!」不再支持著虚伪的面具,滕尔载冷笑著以雪亮的刀锋来回轻划著靳尘的脸颊,「别忘了你的人还在我这儿,现在是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不知死活的东西,有他彰佑赫在的时候,哪轮得到别人逞威?!

    「彰佑赫,想不到你聪明一世却胡涂一时,我让
 

热门推荐:

  • [雷安ABO]天生一对

    最新章节:第80节
    深夜终于散去,一切困扰都渐行渐远。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目前的状况——事态失控,计划脱轨,所有事情都和预想中的背道而驰。可在这一刻,却只觉得长夜将明,万物蓬勃。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他义无反顾地闯进你的生命里,将你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最后还要告诉你:我披荆斩棘就是为了终有一天,能站在这里,亲吻你,告诉你,我所有的愿意、愿意、愿意。

    没有名字12-03 完结

  • [瓶邪ABO]戒断反应+番外

    最新章节:第20节
    他正与吴邪搂抱在一起,以一种紧密无间的,交媾的姿势。彼此下身的反应都已经非常明显,而他右手有三根手指刚刚埋入吴邪体内。甬道干涩而紧致,他试图曲直**了几次,换来吴邪卡在嗓子里的一些破碎呻吟。张起灵低头去看吴邪的脸,只见他的眼睛用黑色的布条绑着,眼角润出颜色稍深的水渍。此外,自己的左手手腕被简单固定着,稍一动作就有非常强烈的刺痛感。吴邪难捱地扭着腰,试图给自己争取一些渴望已久的摩擦,他凌乱地顶撞在张起灵腹部,顶端已微微渗出液体。

    孤舟闲行12-12 完结

  • 将军的新娘

    最新章节:第48节
    南殷国与西林国合亲的新娘,竟是青楼之中任人狎玩的男脔!?匆匆代嫁的他甚至连性别都没有被弄清楚,就让人绑架至花轿上。他是个娼妓、他是个男人。这些理所当然的理由都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要让他发现,也不能让他起疑心,千万记住啊!事关重大,到时候你一人丧命事小,可关系著整个儿南殷国的存亡啊!

    橘子05-30 完结

  • [双聂]刀山火海也愿+番外

    最新章节:第60节
    聂怀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金光瑶死后,他自请主持封棺大典,竟办得面面俱到,井然有序,可叫世人大吃一惊。此后数年,兰陵金氏势力渐微,他带领的清河聂氏却慢慢崭露头角,群揽贤士,广邀门生,渐渐向聂明玦在任时期的盛况靠拢,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任聂怀桑如何心思机敏、七窍玲珑,他仍有一处无法改变的硬伤,便是自身修为薄弱。他从少年时期便疏于修炼,聂明玦在世时为了这事没少喝骂他,却也没有什么成效,只因他想着家主之位有自家大哥担着,他便可以一辈子做一个闲散公子。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12-06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