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20节

橘子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也不例外……只不过,他就是喜欢她的任 Xi_ng ,心甘情愿为她做任何事情,然后看她满足之后亮丽的笑脸,觉得比得到什么都幸福……

    而眼前的人,他只不过没折磨他,他就感动得一塌糊涂,将他像救命恩人一般看待,几乎忘了前几天他对他做过的事……他根本连小指都不用动就能让那人儿全心的满足,在他看来,只要不打他就是天大的恩赐了……如此简单的要求,难道竟从没有人满足过他?……心里涌起从没有过的怜惜,好像……有什么东西溶化了,酸酸涩涩的混进血液,盈满全身……

    「胜皓……」低沉的声轻唤他的名字,苦苦思考最终自己也得不出答案的他放弃的闭上眼,眼前深爱过的女人和那张盈满感激的小脸交替著出现,他在迷迷糊糊纷乱的思维中陷入黑暗……

    **.xs8**

    **.xs8**

    **.xs8**

    「佑就是这样的人,他太傲,不会哄人、更别说表达情感了……」踢著脚下的小石头,冥夜看也没看身后的橙,自顾自的道,「珂珂爱他,可是不了解他,一点儿也不了解……」

    「所以才会在最后的时候选择离开。没人知道那时候佑被伤得有多重……他从来不表现出来,珂珂……如果她知道,如果她了解,她不会嫁给那个男人的!」

    「女人就是这样,不管他多宠她、多疼她,没有说出『爱她』这两个字她总是不会满足,难道那不值一文的两个字对她就这么重要?!」橙不屑的撇撇嘴,谁看不出来将军是爱著她的,虽然他从没说过……她竟然就狠得下心抛弃他!

    「你不明白,橙。」轻轻叹了口气,「那两个字对我们女人来说,确实重要啊。只不过……珂珂还太小,如果她能够更深的探寻他的 Xi_ng 格,就会自己发现他是多么疯狂的爱著她……」

    「是她没这个福分……」橙轻哼了一声,笨女人,到手的幸福就这么抛弃了,他就不信这世上还能有什么人像那男人那样宠她、爱她。

    「嗯……佑的 Xi_ng 子太深沉,也不是珂珂那样单纯的小女孩看就看得出来的……」冥夜扬起头望著晴朗的天空,扬起一丝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笑容,「不过,终于有人了解了……」当她看到佑将手指伸到那人儿的口中却没有得到预料中的咬噬的时候就知道了结果。如果是珂珂,大概在那样的疼痛下一定不会理解他的用心,只会恼怒的以为他在顾意戏弄她,然后狠狠的咬下去吧?

    「冥夜?」

    「只是我的感觉……」冥夜神秘的笑笑,说著让橙完全 M-o 不到头脑的话,「这是他们俩最大的不同」

    第七章

    上邪,我 Y_u 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将屈起的腿伸直,佑赫扬头靠在身后的墙上,安静的下午,仆人们都去东院歇著了,后院此刻半个人影都没有。而他,已在这儿坐了近一盏茶的时间了……

    没想到,那小人儿有一副好嗓子,如同天籁一般的磁 Xi_ng 声音,混著古筝轻颤浑厚的弦音如流水般倾泻而出,轻幽的回荡在小院中,说不出的妩媚哀伤。

    他不会知道,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来,坐在靠窗的墙边,静静的听他弹奏,就这样耗上一个下午……

    真是可笑,他在自己的家里,竟然无法堂而皇之的入室,反而像个贼一样偷偷 M-o  M-o 的躲躲闪闪……

    就因为他!他一个西林堂堂的大将军,竟不敢面对一个卑微的男妓! 薄唇缓缓勾出讽刺的浅笑,佑赫索 Xi_ng 闭上眼,不再去想这个耻辱的事实。

    
明天……就要走了,算来他也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月了……短短的荒唐的一个月,他受够了!

    像逃难一样几乎迫不急待的就答应了皇上出兵的决策,仿佛只要离开了城里,所有的烦恼就能消失殆尽,他又能恢复以前平静习惯的生活,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每一秒情绪大起大落,轻易的失控……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让他觉得好累……

    花廊处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绣鞋轻踏石板地的细碎声,打扰了佑赫此刻的平和,他还在考虑要不要躲起来,来人已经转进后院,发现了他。

    「佑赫?」彰老夫人显然也没料到会在这儿见到一大早就不知行踪的儿子,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干嘛在外面坐著啊?」还是坐在地上……

    「娘……」

    「唉,佑赫,不是娘说你,你看看你回来这两个月在家里呆的时间有多少!」

    已经积攒多天没机会倾诉的埋怨此刻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候,彰老夫人责备的口气里却有著深深的无奈和心疼。

    她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啊,虽然早就习惯了他不定时日的出征,但每次征战沙场都还是让她提心吊胆的担足了心,掐著手指数日子,好不容易死盼活盼的盼回来了,没想到才呆不到三个月又要走了……又是一次坐立难安的煎熬……让她情何以堪!

    虽说家里那死老头子说是什么荣耀,她宁可不要这份劳什子的荣耀,也不想儿子天天在外面过著刀口噬血、生死不保的危险日子!而这个不孝子一点儿也不明白她的苦心!

    死活也不肯辞官,那打打杀杀的就这么痛快吗?!真不明白他们男人都在想些什么!

    最奇怪的就是,这儿子自从娶了媳妇之后,反而变得更少回家,说是有什么大事要和秦暮商议……也不知是真是假……

    唉,她也管不了他那么多了,只乞求老天让他平安归来就好,可是,就要走了,他好歹在家里多呆呆啊,让她能多点时间好好看看他……

    「佑赫,你也是个成了亲的人了……」

    「娘!我知道。」赶紧打断母亲的话,他现在不想听任何关于他的事!

    「知道就好。你这几天都往外跑,把人家丢在家里,像什么话?!明天你就要走了,今天还不好好待在家里陪陪……」

    「娘,今晚太子设了酒宴要给我和秦暮饯行。」

    「什么?你……」才要继续说下去的老夫人愣了愣,今晚太子设宴吗?就是说……佑赫……走前的最后一顿饭也不在家里吃了?前些日她酿的那些桂花酒还没好呢……看来,他也来不及喝了……

    「娘……娘还在后院给你煲了汤呢,我现在去把火关了……」

    「不用,我晚上回来喝。」一把揽过那低头想匆匆离去的母亲,佑赫体贴的拍了拍她的背,轻叹了口气。

    「娘,我只是去三个月而已。」

    「娘知道……」

    「别多心了,我哪次不是平平安安的回来了?再说这次还有秦暮跟著……」

    「嗯。」他以为她不知道他受伤的事吗?那次关外的一战,他迟了半个多月才归来,说是处理战后的杂事,她知道,他是不敢回来,怕她知道他受了伤,在关外将伤养得差不多了才敢进家门……

    那次全家上上下下都知道,只有她一个人还蒙在骨里,要不是传来的家书被她无意间看见,她至今可能还不知道真相……

    那晚,老头子在她以死相逼之下才迫不得已的坦白出
 

热门推荐:

  • [雷安ABO]天生一对

    最新章节:第80节
    深夜终于散去,一切困扰都渐行渐远。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目前的状况——事态失控,计划脱轨,所有事情都和预想中的背道而驰。可在这一刻,却只觉得长夜将明,万物蓬勃。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他义无反顾地闯进你的生命里,将你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最后还要告诉你:我披荆斩棘就是为了终有一天,能站在这里,亲吻你,告诉你,我所有的愿意、愿意、愿意。

    没有名字12-03 完结

  • [瓶邪ABO]戒断反应+番外

    最新章节:第20节
    他正与吴邪搂抱在一起,以一种紧密无间的,交媾的姿势。彼此下身的反应都已经非常明显,而他右手有三根手指刚刚埋入吴邪体内。甬道干涩而紧致,他试图曲直**了几次,换来吴邪卡在嗓子里的一些破碎呻吟。张起灵低头去看吴邪的脸,只见他的眼睛用黑色的布条绑着,眼角润出颜色稍深的水渍。此外,自己的左手手腕被简单固定着,稍一动作就有非常强烈的刺痛感。吴邪难捱地扭着腰,试图给自己争取一些渴望已久的摩擦,他凌乱地顶撞在张起灵腹部,顶端已微微渗出液体。

    孤舟闲行12-12 完结

  • 将军的新娘

    最新章节:第48节
    南殷国与西林国合亲的新娘,竟是青楼之中任人狎玩的男脔!?匆匆代嫁的他甚至连性别都没有被弄清楚,就让人绑架至花轿上。他是个娼妓、他是个男人。这些理所当然的理由都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要让他发现,也不能让他起疑心,千万记住啊!事关重大,到时候你一人丧命事小,可关系著整个儿南殷国的存亡啊!

    橘子05-30 完结

  • [双聂]刀山火海也愿+番外

    最新章节:第60节
    聂怀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金光瑶死后,他自请主持封棺大典,竟办得面面俱到,井然有序,可叫世人大吃一惊。此后数年,兰陵金氏势力渐微,他带领的清河聂氏却慢慢崭露头角,群揽贤士,广邀门生,渐渐向聂明玦在任时期的盛况靠拢,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任聂怀桑如何心思机敏、七窍玲珑,他仍有一处无法改变的硬伤,便是自身修为薄弱。他从少年时期便疏于修炼,聂明玦在世时为了这事没少喝骂他,却也没有什么成效,只因他想着家主之位有自家大哥担着,他便可以一辈子做一个闲散公子。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12-06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