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14节

橘子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经验的他轻易的就屈服了,被动的张著唇接受那令人心醉神迷的碰触。

    可是一盏茶过后--

    「嗯……啊……」无力的手攀著佑赫的前襟,抵上他的 X_io_ng 膛,胜皓喘著气躲避著那令他窒息的唇舌,太久了……他吻得太久了……他从刚刚开始就没怎么呼吸……空气全被强行的夺走……再不停下来……他会憋死的……

    没用,他只躲开了一秒就被那火热的唇擒住,又是一阵抵死的缠绵……温柔却绝对霸气的薄唇封了他的呼吸,舌也放肆的探入他的口,像要将他身体里仅剩的空气也夺走似的搅弄著,完全不给他喘息的余地。

    「嗯……」严重缺氧的脑袋混沌成一片,才有丝丝清醒的意识又开始变得模糊,敏感的下唇被肆意的 T-ian 吮著,夹杂著时轻时重的啃咬,令他的身体羞耻的抖个不停,像是乞求他的垂怜似的……

    极度虚弱的身体再也禁不起佑赫这样的挑弄,胜皓在昏过去之前挣扎著将唇挣了出来,看向那因不满而眯起的狭长眼眸,呼吸……又困难了……可是,要跟他讲……他一定得告诉他……

    面对那人儿的坚持,佑赫只是不屑的瞥了一眼,他以为又会从那嘴里听到什么乞求他饶恕的话,没想到那唇费力的张了张,只颤抖著吐出两个字--

    「抱歉……」

    他在一瞬间呆住了,就连他又昏在他怀里也没察觉。抱歉……他……始终在意著对他的欺骗吗?竟然毫不介意他之前恶劣的惩罚……他那样对他,他不恨他吗?

    「果然是白痴。」心里莫名的热了热,佑赫随即鄙视的哼了一声,将他从怀里拖出来,放倒在床上。

    烦……心里乱得很,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恨恨的以手背抹去唇边沾染的血迹,刚刚……他竟然吻了他!

    除了那女人没人碰过的唇,如今竟讽刺的吻了一个肮脏的男妓……

    恶心……是的,他觉得恶心!望著那微微翘起的可爱嘴唇,被自己蹂躏啃咬得红肿不堪,他像中了邪似的以手轻轻摩娑著自己的唇,回想起记忆中那甜美温暖的樱唇,强过此刻不知多少倍……

    而刚刚吻过的干裂又沾满血腥味的唇只让他觉得恶心!他对自己说著,无意识的 T-ian 了 T-ian 有些干燥的下唇,轻咬住不知何时放到唇边的手背……

    **.xs8**

    **.xs8**

    **.xs8**

    「朕已决定,冬日一到,即出兵进驻热城。彰爱卿,这件事朕就全交托给你了。」

    「臣遵旨。」狭长的黑眸不露痕迹的闪过一丝嗜血的兴奋,总算可以不用像废人一样天天无所事事了!他的血都快沸腾起来,小小的一个郡,也想攥谋造反?他这次就让他们尝尝愚蠢付出的代价!

    皇帝满意的点点头,赞赏喜爱的情绪表现无余,「那么众卿家如果没有什么要上谏的,现在就退朝……」

    「皇上,臣有一事相求。」

    「噢?」很突兀的发出一声惊讶的单音,老皇帝在看清上谏的人之后更是惊得险些从龙椅上掉下来,假意的咳嗽了一声,整了整皇袍。幸好他够沉稳担当,才没当众失态。这该死的臭小子,是成心要他出丑的吗!平日有什么事的时候,他比谁都逃得快,怎么今天这么积极?又要搞什么鬼?他得小心应付才是!

    「准奏。」

    看了看一旁的王爷,秦暮轻轻的道:「臣请求一同出军,为国效力。」

    「啥?」这回吃惊的已不止老皇帝了,连佑赫都不禁抬起头望了望他,这小子精神有问题了吗?他什么时候这么「积极」得有爱国的意识了?

    「这……」老皇帝转头为难的看了看一旁的佑赫,「这事就由彰爱卿决定吧。」

    「臣……不同意,臣以
为……」

    「皇上,臣心意已决,就请皇上看在臣一片孝国之心的份上,允许臣同彰将军一同出征!」

    这豪迈热血的话说得冠冕堂皇,让人想拒绝都难。皇帝差一点感动得涕泪横流,没想到平日最顽劣放荡混日子的小子竟也能说出这等壮志凌云的豪言壮语,让他怎么忍心拒绝这一片忧国忧民的丹心!当下热血沸腾的拍案而起:「好!朕就准你出征,为大军的副将!」

    「你到底在搞什么?!」已经快等不及下朝的佑赫,才一出金銮大殿便一把抓住了秦暮的手臂,他是脑子不清楚还是活腻了,竟敢提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

    「我在上朝的时候说的很明白了啊,我想跟你一起去。」仍然是一副招人扁的懒散痞样,秦暮无聊的伸手拂了拂眼前的红发。

    「我当然知道,为什么?」为国效力……见鬼去吧!打死他也不相信他秦暮会是这样有责任感的男人!

    「我是怕你一个人应付不了嘛!」很义气的搂过那有些单薄却绝对强悍的肩膀,「兄弟要去沙场拼命了,做大哥的我怎能袖手旁观?」

    「哼……」皮笑肉不动的冷哼了一声,佑赫讽刺的挑高一边唇角,「是因为王爷府那个小子吧?」

    「什……什么王爷府,和那有什么关系?」差一点咬到自己舌头的秦暮还想装疯卖傻的混过去,但转头看到那似乎早就明了只等著看他手忙脚乱出丑的戏谑目光,他恼怒的咬了咬牙,拼出去的狠狠的低声道:「你……怎么知道?!」

    真该死!这件事明明被他封得死死的啊,到底是谁传出去的!!

    「你的那些衰事,我有哪件不知道?!」想瞒他?先去秤秤自己有几俩重吧!

    「你……也别说得那么直白嘛!」什么「那些衰事」,说得这么难听,好像他经常在干一样。他也只不过就干过那么几件丢人的事儿,还全让他知道了!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顶多以欺君之罪被缓刑在牢里呆上个几十年,总比把命丢在热城强。」

    「你……」冷酷无情的讽刺噎得秦暮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脸涨得通红,他就这么瞧不起他?还是不是兄弟啊,话说得这么狠!「喂,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也别把怒火发在我身上啊。」

    那邪佞的黑眸瞬时眯起,吐出的话冻成了冰,毫无温度,「别在我面前提这件事。」

    「不提你就不想了吗?」这两天佑赫下朝后压根就没回府,全住在他家。说是在家闲得没事,但没什么人比他更清楚他真正的目的。呵,这说出去可比他那次误把男当成女丢脸多了!天底下竟有什么人可以将西林这连鬼都退避三舍的彰大将军逼得不敢回家,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呵……他对那未能谋面的人儿更好奇了!

    「不过,三天了,你不怕他偷跑了吗?」

    「偷跑?」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不屑的甩了一下有些长的黑发,佑赫扯著缰绳利落的翻上马背,顺手抚著身前并不是很柔软的粗密马鬃,像情人一般温柔的摩娑,「他先试著站起来再说。」

    「这可不一定喔。」戏谑著摇摇手指,秦暮吊儿啷当的半倚在豪华的软轿旁,半玩笑的道,「别忘了他的身分啊,只要那么轻轻一招手,什么东西得不到?」

    脸色渐渐的 Yi-n 沉下来,原本狭长的眸,此刻眯得更紧,牢牢的盯住前面的大路。秦暮说的没错,他再怎么低 J_ia_n 在名义上仍是他彰佑赫的媳妇,也算是将军夫人,只要说一句话,哪个
 

热门推荐:

  • [雷安ABO]天生一对

    最新章节:第80节
    深夜终于散去,一切困扰都渐行渐远。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目前的状况——事态失控,计划脱轨,所有事情都和预想中的背道而驰。可在这一刻,却只觉得长夜将明,万物蓬勃。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他义无反顾地闯进你的生命里,将你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最后还要告诉你:我披荆斩棘就是为了终有一天,能站在这里,亲吻你,告诉你,我所有的愿意、愿意、愿意。

    没有名字12-03 完结

  • [瓶邪ABO]戒断反应+番外

    最新章节:第20节
    他正与吴邪搂抱在一起,以一种紧密无间的,交媾的姿势。彼此下身的反应都已经非常明显,而他右手有三根手指刚刚埋入吴邪体内。甬道干涩而紧致,他试图曲直**了几次,换来吴邪卡在嗓子里的一些破碎呻吟。张起灵低头去看吴邪的脸,只见他的眼睛用黑色的布条绑着,眼角润出颜色稍深的水渍。此外,自己的左手手腕被简单固定着,稍一动作就有非常强烈的刺痛感。吴邪难捱地扭着腰,试图给自己争取一些渴望已久的摩擦,他凌乱地顶撞在张起灵腹部,顶端已微微渗出液体。

    孤舟闲行12-12 完结

  • 将军的新娘

    最新章节:第48节
    南殷国与西林国合亲的新娘,竟是青楼之中任人狎玩的男脔!?匆匆代嫁的他甚至连性别都没有被弄清楚,就让人绑架至花轿上。他是个娼妓、他是个男人。这些理所当然的理由都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要让他发现,也不能让他起疑心,千万记住啊!事关重大,到时候你一人丧命事小,可关系著整个儿南殷国的存亡啊!

    橘子05-30 完结

  • [双聂]刀山火海也愿+番外

    最新章节:第60节
    聂怀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金光瑶死后,他自请主持封棺大典,竟办得面面俱到,井然有序,可叫世人大吃一惊。此后数年,兰陵金氏势力渐微,他带领的清河聂氏却慢慢崭露头角,群揽贤士,广邀门生,渐渐向聂明玦在任时期的盛况靠拢,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任聂怀桑如何心思机敏、七窍玲珑,他仍有一处无法改变的硬伤,便是自身修为薄弱。他从少年时期便疏于修炼,聂明玦在世时为了这事没少喝骂他,却也没有什么成效,只因他想着家主之位有自家大哥担着,他便可以一辈子做一个闲散公子。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12-06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