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集

第3节

橘子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没见他特别在意某家的女孩,总是一副冷冷冰冰的面孔,似乎比他当年还要无情。现下可好了,原来是还没遇到缘定的呀,幸亏之前没硬逼他成亲,要不然可后悔莫及。

    「我说佑赫啊,还不让人家赶快奉完茶回房休息,这路途怪长的怕是把媳妇儿给累著了。」老夫人抿唇一笑。

    「是,娘。」终于放开了手,佑赫示意嬷嬷按照应该的程序进行。

    从嬷嬷的手中接过茶,胜皓尽量想平稳的把它交到老夫人手上,可是尽管仍披著盖头,还是可以感到身边那两道冷冰轻蔑的视线,让他不由手一抖,差一点将茶水泼到彰老夫人的身上。

    「唉哟!小心著点儿,别烫著手!」慈爱的声音立刻响起,不管身上湿了一小块,先掏出手绢来仔细擦著那双被烫红的小手。

    好温柔的人,好像母亲一样……如果母亲还活著,也会是这般疼爱他的吧?眼眶一酸,赶紧咬紧了牙,可一滴泪水还是来不及忍住的滑了下来。

    「烫疼了吧?」见到那泪水,老夫人心疼的皱眉,就怕把这娇娇弱弱的媳妇儿给伤著了。

    轻轻的摇著头,只是有一点儿疼,没那么严重,只是老夫人的关心让他手足无措,心酸得想哭。除了已经去世的母亲,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而母亲的温暖,他早已在十年前就失去了……不敢开口,怕自己的声音引起怀疑,他只有不断的摇著头,可泪却再也忍不住的绝堤而下。

    「刘嬷嬷,赶快把大夫叫过来看看。」没想到这下可吓坏了老夫人,慌忙吩咐著下人,「佑赫,快把媳妇儿先扶到房里休息,一会儿大夫一到我马上就让他过去。」

    「知道了,娘。」扶过那纤弱的人儿,感到那柔软的身躯在他怀里又变得僵硬起来,满意的发现「她」怕他的事实。

    装腔作势!只不过被热水溅了一下,有必要表现得那么夸张吗?动不动就哭,果然让人讨厌!不过也幸好「她」的「娇弱」,让他得已逃过这冗杂烦琐的婚俗。哼,待一会儿他到房里和「她」有机会「独处」,他会「好好」的招待「他的」的新娘的!

    第二章

    「手给烫著了?让我看看。」抓起那双手,佑赫「温柔」的开口道。

    「……」 胜皓像碰到毒蛇一般骇然挣出手,不由向后退了一步,明知这举动只会更激怒他,挑起这男人 Xi_ng 子中恶劣的一面。可是,他就是无法忍受他的碰触,刚才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已经足以让他充分领略到他的冷冽。他害怕和他独处!他在光天化日之下都可以披著温柔的假象做出那样的事,私下里,他会怎样对他,他根本不敢想象。

    「怕我伤著你?」低沉的声音扬高了一些,轻蔑的语调显露无遗,「还是怕我发现你的伪装?」

    毫不留情的冷酷话语冰冻了胜皓的心。原来,他是这么看他的,从刚刚一直就是这么看他的……

    「怎么,哑了吗?哼,我可没我娘那么好哄。」见「她」不作声,那漂亮的薄唇恶意的扬起,变本加厉的 吐出刺激「她」的话,他早就看出来「她」是装的,想博取他善良母亲的疼惜。富于心计的女人,更让人厌恶!

    「都已经在房里了,还戴著它干嘛?」轻挑的挑了挑那火红的盖头,佑赫不由哧笑了一声,「难道你还想让我把它掀开?」愚蠢的女人!

    「……」清楚的听明白他的嘲讽,胜皓忍著心酸,轻轻摇了摇头,抬起手抓下眼前的遮挡。

    狭长的的黑眸仍然邪佞的眯著,不过却闪过一丝事出意外的惊艳,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仍是让佑赫极度不满的垂下唇角,惊艳?他竟会有这种感觉!那是他最讨厌的长相,光滑的鹅蛋脸,单薄的杏眼满含著惧怕和委屈,贝齿紧紧的咬著下唇,让本就微著朱砂的唇此刻更是红艳得像要滴出血似的,引起人无限的旖思……如此楚楚可怜的模样儿
,「她」想要诱惑谁?!这轻易就能激起男人保护 Y_u 与蹂躏 Y_u 的脸蛋儿,只不过是「她」征服男人的武器罢了,就连那柔顺的贴合在脸颊边的金发,也显得那么放荡,似乎是专门为了引诱男人而生。南殷的皇帝在沙场上失了利,不会是想用这种愚蠢的美人计来引他上钩吧?哼,他倒要看看「她」能装到几时!

    那白皙有力的手指抬起了他的下颔,胜皓在百般不情愿的情况下,看到了那令他一生都难忘的俊美脸庞。

    那是一张美得连女人都自愧弗如的脸,如画一般的眉目,偏偏有著男人都畏惧的冷冽气质。如夜般漆黑深遂的眼眸透著狂野的 Xi_ng 子,傲慢而不羁,漂亮的下颔半扬著,鄙夷不屑的打量著他的全身,好像盯上猎物的豹正在估量爪下的兔子有几斤肉可以享用。

    不过,胜皓也顾不上害怕了,那美丽的面孔早已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让他忘了自己卑微的身分,以及这男人随时都有可能把他撕碎的事实。

    如果他够聪明也够清醒的话,就该知道这样直楞楞的盯著这个冷傲狂狷的男人有多么的危险,就该知道迷上那双诱人眼眸的下场会是怎样的悲惨。只是,盖头落下的一刹那,那致命的吸引力让他再也顾不上其它,像憧憬温暖与光亮的飞蛾一样,以命做为赌注,不顾一切的陷了进去。

    看到眼前的人似乎忘记了先前的害怕,直直的瞪著他的脸瞧,佑赫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早听说南殷的女人胆小如鼠,总是把头垂得低低的,没想到也有例外的。

    「你还真是浪啊,这么直白的眼神……」那 Xi_ng 感的薄唇低喃的吐出极其侮辱人的话语。

    「你……」那张漂亮的小脸刹时转为苍白,红润的唇张了张,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他知道,凭自己的身分,怎么有权利和他顶嘴,他什么也不是,只是南殷为求和的陪礼罢了,而且还是个冒牌的……他竟还毫不知羞耻的迷上那高贵冷漠的人,也难怪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一点儿也没错,他就是这么下 J_ia_n ,谁让他做男脔太久了呢,早就放荡的不知羞耻为何物了……胜皓难堪的转过头,不料头发早被男人捉住,牢牢的困住了他,让他挣也挣不开,最后只有忍痛抬起头承受那轻蔑的目光。

    「瞧瞧这头发,都是yin荡的金色呢。」佑赫满不在乎的继续说著,低下头凑近了那触感极其光滑柔软的金丝,意外的没的嗅到一丝的脂粉的香味。那头上除了凤冠甚至没有一件钗饰,怎么,南殷的皇帝穷得连这些都给不起吗?

    「还真是会算计啊。」这么吝啬的人真是天下少见。

    尽管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从那看廉价品一样看他的眼神中,胜皓也知道,他对他嫌恶的要死。他大概……

    当初就不同意这门婚事吧?他沮丧的小心翼翼的瞥著他,只见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闪著幽幽的光,似乎在想著什么,忘了他的存在。

    「我……」才说出一个字,已足以让那机警如豹的男人回过神来,胜皓在那乍然清明的凌厉目光下怯懦的闭上了嘴。

    「虽然你是南殷的公主,不过既然你已经进了我张家的门,有些规矩你最好明白。」屈尊降贵的语气完全是命令下人一样的傲慢,「以后让李嬷嬷再慢慢儿教你。」

    「臣……臣妾明白。」面对他真是让人不知所措。胜皓下意识的伸出舌润润干涩的唇,却在下一秒在那双冰冷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火焰。糟!他竟在无意中引发了这男人的 Y_
 

热门推荐:

  • [雷安ABO]天生一对

    最新章节:第80节
    深夜终于散去,一切困扰都渐行渐远。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目前的状况——事态失控,计划脱轨,所有事情都和预想中的背道而驰。可在这一刻,却只觉得长夜将明,万物蓬勃。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他义无反顾地闯进你的生命里,将你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最后还要告诉你:我披荆斩棘就是为了终有一天,能站在这里,亲吻你,告诉你,我所有的愿意、愿意、愿意。

    没有名字12-03 完结

  • [瓶邪ABO]戒断反应+番外

    最新章节:第20节
    他正与吴邪搂抱在一起,以一种紧密无间的,交媾的姿势。彼此下身的反应都已经非常明显,而他右手有三根手指刚刚埋入吴邪体内。甬道干涩而紧致,他试图曲直**了几次,换来吴邪卡在嗓子里的一些破碎呻吟。张起灵低头去看吴邪的脸,只见他的眼睛用黑色的布条绑着,眼角润出颜色稍深的水渍。此外,自己的左手手腕被简单固定着,稍一动作就有非常强烈的刺痛感。吴邪难捱地扭着腰,试图给自己争取一些渴望已久的摩擦,他凌乱地顶撞在张起灵腹部,顶端已微微渗出液体。

    孤舟闲行12-12 完结

  • 将军的新娘

    最新章节:第48节
    南殷国与西林国合亲的新娘,竟是青楼之中任人狎玩的男脔!?匆匆代嫁的他甚至连性别都没有被弄清楚,就让人绑架至花轿上。他是个娼妓、他是个男人。这些理所当然的理由都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要让他发现,也不能让他起疑心,千万记住啊!事关重大,到时候你一人丧命事小,可关系著整个儿南殷国的存亡啊!

    橘子05-30 完结

  • [双聂]刀山火海也愿+番外

    最新章节:第60节
    聂怀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金光瑶死后,他自请主持封棺大典,竟办得面面俱到,井然有序,可叫世人大吃一惊。此后数年,兰陵金氏势力渐微,他带领的清河聂氏却慢慢崭露头角,群揽贤士,广邀门生,渐渐向聂明玦在任时期的盛况靠拢,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任聂怀桑如何心思机敏、七窍玲珑,他仍有一处无法改变的硬伤,便是自身修为薄弱。他从少年时期便疏于修炼,聂明玦在世时为了这事没少喝骂他,却也没有什么成效,只因他想着家主之位有自家大哥担着,他便可以一辈子做一个闲散公子。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12-06 完结